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经济 >

全球经济增长持续放缓 各国货币政策趋宽松

2019-12-11 11:55

  全球经济增长持续放缓 各国货币政策趋宽松

  受困于全球贸易摩擦升温以及地缘政治的高度不确定性,2019年年初以来,全球经济增长持续放缓。在此背景之下,全球货币政策更趋宽松。其中,尤以美联储和欧洲央行的“改弦易辙”最为突出。去年年底,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将在2019年持续加息。与之类似的是,去年欧洲央行不断发出更倾向于退出宽松政策的信号——不仅在年底停止了量化宽松计划,还给出了今年底或将加息的政策暗示。但计划赶不上变化。今年下半年以来,美联储在3个月内连续降息3次,共75个基点,欧洲央行更是降息和量化宽松双管齐下,将货币宽松政策进一步推向“深水区”。

  环顾全球,今年以来全球货币宽松风潮劲吹。随着美、欧、日、印、俄、澳等央行纷纷放“鸽”,2019年以来,全球宣布降息的央行已近30家。从横向来看,今年降息的不仅包括美联储、欧洲央行等发达经济体央行,也包括印度、土耳其、墨西哥、俄罗斯等多家新兴经济体央行。从纵向来看,不少国家甚至都采取了多次、大幅的激进降息策略。预计在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持续疲弱或将导致全球央行货币政策宽松的脚步难以停下,降息与扩表仍将是2020年全球各大央行货币政策的主流。

  全球货币宽松风潮劲吹

  在2015年12月开启加息周期的美联储,数年来一直是全球紧缩阵营中的“领头羊”——不仅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别加息一次,更是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加息3次和4次。去年底,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将在2019年持续加息。但在美国经济数据良莠不齐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持续施压之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7月拉开了美联储降息“大幕”。美联储将此定义为“先发制人”的预防式降息,但降息的频次和幅度仍旧不轻:美联储自7月起连续3次例会上降息3次,并从缩表转向扩表。无独有偶,虽然欧洲央行在去年多次发出货币政策将从超级宽松中“退潮”的信号,但在国际环境以及欧元区经济数据走弱的压力之下,原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也抢在卸任之前,送上了降息和量化宽松的超级宽松“大礼”。

  新兴经济体方面,今年以来降息的国家也很多。其中,为了刺激经济增长,印度央行分别在2月、4月、6月、8月和10月5次降息,降息幅度高达135个基点,堪称降息阵营中的“急先锋”。而俄罗斯、巴西、泰国、印尼、墨西哥等央行今年以来累计降息的次数也在3次以上。

  虽然全球货币宽松风潮劲吹,但今年以来仍有少数国家加息。例如,为了扶助本币上行,挪威央行今年3次加息,加息幅度为75个基点;瑞典央行和捷克央行今年来也分别加息25个基点。而日本央行和英国央行今年来始终保持按兵不动的态势。

  值得关注的是,11月以来,伴随着全球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数据回暖,多国央行释放出静观其变的信号。鲍威尔暗示,短期内将不再降息。他表示,与过去相比,美联储没有降息空间,新常态是低利率、低通胀和低经济增速。欧洲央行也承认,通缩的风险依然存在,负利率对金融市场有副作用。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则表示,目前没有考虑进一步宽松政策,但日本央行有足够的空间降息。

  在12月的第一周内,印度、智利、加拿大、澳大利亚率先议息,但它们均选择维持利率不变。市场广泛预计,本周即将议息的美联储和欧洲央行也将按兵不动,对降息摁下“暂停键”,数月以来高歌猛进的全球降息潮或已暂告一段落。

  持续宽松空间有限

  展望明年的全球货币政策走向,自然难以离开对2020年全球经济走势的研判。11月以来,在全球央行不断宽松之下,短期内全球经济出现企稳迹象,但明年全球经济能否否极泰来还尚存考验。首先,由于美国经济存在下行压力,加之明年为美国大选之年,特朗普会否受制于上述两个原因而放缓贸易保护主义,还不得而知。其次,英国脱欧进程、欧元区内部货币政策分歧以及中东地缘局势等诸多不确定性因素,也将影响明年全球经济表现。

  截至目前,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经合组织纷纷调降全球明年增长预期,这多少勾勒出2020年全球经济的不佳“远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2019年的增长预期下调至近10年来的最低水平3%,而世界银行今年6月将全球增长预期下调至2.6%。世界银行指出,由于贸易和工业活动普遍疲弱,今年的增长将弱于此前预期。

  目前,距离上一轮国际金融危机已经10年有余。对于全球再度掀起的降息风潮,不少经济学家心存担忧。他们表示,在当前的国际贸易环境、英国脱欧等复杂国际因素之下,部分经济体放松货币政策本身几乎无法逆转经济增长前景的势头,短期内或将难以起到刺激经济增长的作用。事实上,再宽松货币政策并非是“万灵丹”。经过2008年金融危机后超级货币宽松“药方”,全球经济在获得复苏的同时也面临着许多问题和隐患,这些都是进一步的货币刺激所无法解决、甚至会加剧的问题。其中,宽松货币环境下形成的资产价格泡沫为经济的健康运行埋下隐患,值得关注。

  数据显示,在超级宽松政策刺激之下,尽管今年全球增长表现逊色,但全球市场却是“涨声”一片。不仅从美国到印度的股指都创下了历史新高,而较低的主权债券收益率也推动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以寻求更高的回报。数据显示,发达国家股市11月均为正收益,美股、日股、欧股、英股波动率分别下降6.79%、2.51%、6.84%、3.68%。另有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全球收益率低于零的债券存量达到创纪录的17万亿美元。

  时至年终,多家央行不约而同地对低利率下的市场冒险行为提出警告。虽然这些措辞谨慎,并没有传递出恐慌的信号,但却凸显出在全球超低利率的当前,不少央行已经开始着眼于超级宽松货币政策下的负面效应。11月15日,美联储在最新发布的金融稳定评估报告中表示,低利率可能鼓励更冒险的行为,比如降低贷款标准。11月20日,欧洲央行发布的报告也警告称,极低的利率、加上大量投资者逐渐延长了固定收益投资组合的期限,这可能会加剧潜在的损失性风险。与此同时,瑞典央行和德国央行也加入了低利率负面影响的警戒“队伍”。德国央行在11月21日表示,现在许多投资者正在专注于寻找高收益投资,并且试图承担更大的风险。德国央行副行长克劳迪娅·布奇还表示,对于低利率,人们“低估了信贷风险”。瑞典央行则表示,正在监控过度的市场冒险行为,市场失灵的危险一直处在其政策观察范围内。

  综合各方研报来看,大部分市场人士认为,明年全球货币政策仍将保持宽松,但降息的空间将十分有限。例如,本次全球货币宽松开启前,美联储基准利率上限为2.5%,不及金融危机前联邦基金利率上限的一半。与美联储相比,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货币宽松能够“腾挪”的空间更小。当前欧元区隔夜存款利率已降至-0.5%,日本政策目标利率维持-0.1%多年。理论而言,负利率空间不能无限降低。

  这意味着美、欧、日央行或将更多地运用扩表等政策工具。彭博新闻社的计算显示,到今年年底,美、欧、日央行三大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总增长将达到每月近1000亿美元。到2020年,这一峰值将有所减弱,到明年年中达到约500亿美元。花旗集团研报认为,有一股力量再次显现出来——那就是央行释放的流动性。尽管美联储坚称,这不是量化宽松,但其累计释放的流动性已经推动全球央行的债券购买额从近10年低点升至平均水平。“这种影响主要是心理上的。”美国阿默斯特·皮尔庞特证券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斯坦利表示,美联储正在扩大资产负债表。


(责任编辑:家族办公室https://www.familyofficeschina.com/)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