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最快1天备案:家族办公室“瞄上”慈善信托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此次疫情中,慈善信托因为设立门槛低、架构设计灵活、财产独立等优势,令各界开始重新思考打量慈善信托的价值。...
2020-02-22 12:06 · 编辑整理:家办之家   收藏(0)
   

  最快1天备案:家族办公室“瞄上”慈善信托

  慈善信托的优势正在彰显。

  疫情伊始,在中国信托业协会倡议下,62家信托公司参与募捐迅速成立“专项慈善信托”,中国信托登记公司2月18日统计显示,自大年初一开辟信托登记绿色通道以来,中信登办理完成各信托公司报送的公益(慈善)信托产品预登记38笔,其中定向“武汉加油”等专项慈善信托产品计划募集资金可达10亿元。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此次疫情中,慈善信托因为设立门槛低、架构设计灵活、财产独立等优势,令各界开始重新思考打量慈善信托的价值。

  信托战“疫”

  公开数据显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在中国信托业协会关于成立“专项慈善信托”的倡议下,2020年1月26日至28日,短短3天时间内,募集资金3080万元,累计62家信托公司参与慈善捐赠。

  中国信托业协会2月11日公布的信息显示,在专项慈善信托委托人管委会和国通信托、交银信托等公司的努力下,已联系筛选确定了16个项目,合计金额1301.71万元。其中,6个项目已经落地,另有10个项目正在同步执行落地。

  中国信托登记公司2月18日统计显示,自大年初一开辟信托登记绿色通道以来,中信登办理完成各信托公司报送的公益(慈善)信托产品预登记38笔,其中定向“武汉加油”等专项慈善信托产品计划募集资金可达10亿元。2月3日复工后及时办理完成12家信托公司上报公益(慈善)信托33笔,涉及抗击疫情29笔。

  记者通过公开渠道梳理发现,截至目前,已经设立或正在筹备设立慈善信托的信托公司包括重庆信托、四川信托、民生信托、新华信托、光大信托、紫金信托、陕西信托、上海信托、兴业信托、云南信托、五矿信托、华信信托、天津信托、华宝信托、建信信托、中诚信托等近20家信托公司。

  记者注意到,部分信托公司根据疫情的发展,已设立多只慈善信托,并不断增加捐赠的额度。

  以重庆信托为例,疫情发生以来,重庆信托于1月26日设立“重庆信托·万众一心共抗疫情”慈善信托。1月31日,重庆信托又联合重庆三峡银行设立第二期共抗疫情慈善信托——“重庆信托·三峡银行疫情防控慈善信托”,重庆三峡银行向该慈善信托捐资100万元。2月10日,三峡银行董事会决定再次增加捐款500万元,“重庆信托·三峡银行疫情防控慈善信托”实际到账规模达到600万元。2月11日,重庆信托及所属企业的高管、员工再次捐款150万元,相关款项将加入“重庆信托·万众一心共抗疫情”慈善信托。目前,重庆信托“共抗疫情”慈善信托总规模达到800万元。

  另外,光大信托在疫情发生以来,也已设立了“大爱无疆系列慈善信托”“光信善·蓝帆医疗(16.100, 0.27, 1.71%)实物救援慈善信托”“光信善·欣鑫慈善专项慈善信托”等多只慈善信托,为抗击疫情持续捐款捐物。

  颇值得一提的是,近日,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微信公号上发表了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信托与理财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翟立宏研究小组《关于设立慈善信托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建议》,该文充分肯定了慈善信托在此次抗疫过程中的作用,并提到:“我们建议由省政府牵头组织相关各方共同成立‘四川省抗击新型肺炎慈善信托’,充分发挥信托制度功能和各方资源优势,提升疫情防控效率与质量。”

  资金管理更具前瞻性

  据了解,相比于其他慈善机构,目前国内慈善信托具备设立门槛较低,没有额度限制;架构设计灵活,可采用信托公司单受托人模式、“信托公司+慈善组织”双受托人模式,或信托公司为受托人,慈善组织为项目执行人模式;财产独立;监督机制健全等优势。

  公开信息显示,1月30日备案成立的“新华信托·华恩10号迪马股份(3.060, 0.01, 0.33%)医护关爱慈善信托”,迪马股份为委托人,新华信托为受托人,信托规模1000万元人民币(首期资金500万元),用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及其他未来公共卫生事件中的一线医护人员专项帮扶,该信托从筹备到备案获批仅用48小时。

  2月4日,由迈科集团、陕国投信托发起,携手陕西慈善协会共同成立“陕国投·陕西慈善协会-迈科集团-众志成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慈善信托”,该信托总规模不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首期募集资金1180万元,后续每期规模均不低于1万元,信托总期限3年,仅仅1天时间就完成监管备案。

  “慈善信托是以捐赠为目的的合同,比起传统的基金会的慈善组织而言,设立程序简单且速度更快,架构设计更为灵活,既有合同对于捐赠目的明确的约束,又有信托公司专业力量的执行。因此在抗疫战打响时,能迅速成立专项的慈善信托,并根据实际需要精确调整资金用途。”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主任、移投行家族办公室创始人王怀涛称。

  “公益慈善信托具有更加灵活的管理方式和募集方式,没有每年必须捐赠的比例要求,其资金的管理、运用更加具有战略性和前瞻性。”中国慈善联合会慈善信托委员会主任蔡概还认为。

  关于慈善信托应对疫情的功能优势,翟立宏在《关于设立慈善信托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建议》中总结为,慈善信托能够从机制上确保疫情防控的精准和高效;慈善信托项目能够有效保证疫情防控的稳定与可持续;慈善信托能够实现疫情防控资金的保值增值,扩大专项资金效用;慈善信托的专业管理能够持续保障疫情防控效果;慈善信托监督机制健全,公信力较高。

  比如,1月25日光大信托与四川省欣鑫慈善基金会联合设立“光信善·欣鑫慈善专项慈善信托”医疗器械实物类慈善信托,采用“公益基金+慈善信托”双平台运营模式,首期慈善捐赠为价值100万元的医疗器械风,28日晚该笔慈善信托的物资已到达武汉,部分已运送到各个医院。

  各路资金开始渗透

  记者注意到,不单是信托公司,家族办公室也已开始利用慈善信托的制度优势,参与慈善事业。

  据惠裕全球家族智库官方消息,在疫情背景下,惠裕全球家族智库联动十大知名家族办公室的CEO,携手发起首个家族办公室的慈善基金——善谷-FO永续生命健康基金。

  根据惠裕全球家族智库文章,善谷-FO永续生命健康基金之下拟设立慈善信托,设立的目的为:“一、围绕疫情防控相关救助工作;二、疫情结束后用于医疗科研、应急救助等公共医疗卫生事业。”参考形式为:“一、在基金下设立慈善信托,由基金管理慈善项目;二、已有慈善信托,以基金为受托人管理慈善项目。”并提到:“家族办公室可作为专项慈善信托的委托人,参与慈善信托的全程管理,慈善信托采取开放式,可接受追加慈善资金。”

  业内人士认为,家族办公室涉足慈善信托或许是看好家族慈善的市场空间,为家族企业、高净值客户提供增值服务。

  中信信托市场部《高净值人群慈善行为问卷调查表》统计显示,在接受调查的高净值客户(资产量在1000万元以上的占96.7%)中,有41.2%的客户愿意拿出1%以上的家庭资产做慈善。同时,有近56.7%的客户有做慈善的需求或想法,这部分人中有家族企业的占30%左右。

  瑞银(UBS)、中航信托、Campden wealth和惠裕全球家族智库联合披露《2019年中国家族财富与家族办公室调研报告》中“家族使用服务类型图”显示,家族使用的服务类型包括税务和法律咨询、投资管理服务、建立家族信托、公益慈善管理服务等10余项,其中“建立家族信托”使用比例为46%、“公益慈善管理服务”使用比例为37%。

  西南某信托公司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国际经验来看,家族慈善发展的最快阶段,就是第一代向第二代的传承阶段。无论是基于税收考虑还是基于家族财富控制权不分散、家族精神传承以及回馈社会的考虑,家族慈善信托都是富豪财富传承的重要工具,将会迎来较大的发展。中诚信托战略研究部2月4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信托公司的影响分析》中提到:“在此次抗击疫情过程中,慈善信托相对于传统捐赠,体现出了更多的制度优势,将会迎来更多需求。”


(责任编辑:家族办公室https://www.familyofficeschina.com/)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