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诺拉心灵】你还记得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吗?

殷商时期,被周灭掉的那些殷商的子民,都成为宋国人,因此就有了“宋人买履”“守株待兔”……诸如此类,好多黑宋国人的段子。因为他们相较于周而言,是失败者的后裔。...
2018-08-25 16:37 · 编辑整理:家办之家   收藏(0)
   

  【诺拉心灵】你还记得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吗?

  01

  一件事应该怎么做?回到它的第一性原理

  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

  这段话的意思是,孔子说:“夏朝的生活方式,乃至政治体制,我能说出来,不过它的后代杞国不足以作证;殷商时期的社会游戏规则,从国家管理、政治架构到民风习俗,我也能大致聊一聊,不过它的后代宋国也找不到适合的人们去证明它。这是他们没有足够的典籍和贤者的缘故。”(“文”,文件,典籍;“献”,通“贤”,指贤人。)所以如果我能够有足够的“文”和“献”,就能够证明给大家看当时这样做是怎么回事儿。

  在这里,小梁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成语“杞人忧天”的杞国。商汤击败夏桀,灭了夏朝后,将夏朝王宫贵族里没有杀干净的人,全部流放到杞国,所以杞国成了殷商时期人们嘲笑的对象,因为他们是被打败的。

  殷商时期,被周灭掉的那些殷商的子民,都成为宋国人,因此就有了“宋人买履”“守株待兔”……诸如此类,好多黑宋国人的段子。因为他们相较于周而言,是失败者的后裔。

  理论上来说,杞国和宋国有一个很重要的文化功能——延续他们祖先夏人和商人的生活方式。孔子对这一点很慨叹:“我只能从文字上了解到他们是怎么做的,后来在杞国和宋国人们的生活里却看不到这样的人了,所以我也不知道那些文件里记载的是不是真的。”

  孔子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恰巧之前小梁和老吴在《冬吴同学会》的节目里谈到一个话题——第一性原理。

  埃隆·马斯克经常说:“我们要回到一件事最开始的动力和原则,来看这件事应该怎么做。”

  举一个例子,埃隆·马斯克想做电动车。他最开始的时候为了环保,想发展出一套以电动为动能输出的汽车体系。结果他后来发现,做电池是很贵的,当时绝大部分电池都是松下生产的,成本太高,不足以转换成具备竞争力的电动汽车。

  然后他就去拆解做电池的流程,最后他发现其实做电池并不需要花那么多钱。于是,他先做了一家电池厂,把整个电池的成本降下来,然后才做了特斯拉。从本质上来说,特斯拉汽车就是在巨大的,而且比较便宜的电池上,装了一个iPad和几个轮子组合而成的一辆车。

  后来,埃隆·马斯克用第一性原理思考了一个问题——火箭发射。我们都知道,他把火箭发射的成本降得很低,这是因为他考察了之前火箭发射成本很高原因:在他之前,基本上发射的火箭都是一次性的。

  这就好比一架飞机从北京飞往某个城市,只能飞一次。如果真这样,我估计大家都坐不起飞机。正因为飞机可以经常来回、起落,所以许多人才有足够的能力购买机票,才有了航空业的发展。

  因此,埃隆·马斯克说:“我们要拆解它所有的成本,回到最开始做这件事的种种起点,然后你会发现,许多事在做着做着的过程中有可能会变形,变形之后你就忘记了做这件事的初衷,这时你该做什么、该变化什么,其实自己是不了解的。”

  就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大家都认为手机只要有键盘,可以发送message就行了。所以每支手机都长得差不多,不管是诺基亚还是摩托罗拉,还是索尼,直到有一天苹果出现。

  乔布斯说:“为什么手机一定要有键盘呢?我们最开始就是为了做一款让屏幕尽可能更大,可以实现更多的音乐、图像、文本信息交流的这样一款媒介。”

  于是他们研发了触屏技术,就这样发展出了新的智能手机。

  02

  关心竞争对手做得怎么样,其实你已经离自己的初心很远了

  往往我们做每件事做到后面,慢慢慢慢地就会忘记开始的初心。

  很多企业做到后面,都在关心竞争对手做得怎么样。其实这时关注的焦点已经错了,你应该回到开始的时候,想想自己当初的愿望是什么、这家企业是以什么样的初心开始的。

  小梁常常提醒自己,正安不是一家用来打败同行的中医连锁机构,正安的诞生只不过是因为小梁觉得去医院看病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我要提供一个大家去看病不难受,而是觉得很舒服、很有趣的地方,仅此而已。

  如果做着做着,由于资本的介入;由于同行的竞争;由于工作人员跳来跳去;再加上一些事务交给其他同事管理,导致一些同事以参考竞争对手、同行业的人,包括行规怎么做的,来思考接下来的做法。那么这样,就会忘记我们的初心——为了营造一个让人们快乐地获得健康的所在,这就是正安的“第一性原理”。

  对孔子来说,他也在反复思考,一个政治家,最重要的是构建自己的理想国,对此应该有什么样的架构设计;如何进行他的制度管理;推行什么样的国家文化……本质上来说,这些都称之为“礼”。

  如果忘记了所有礼的源头,你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被这些繁枝末节影响,不知道应该坚持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东西是可以改变的。

  每当我们做一件事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都一定要问问自己:“我是怎么开始的,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当时遵循的原则是什么,最初的动机是什么……”这就是第一性原理。

  孔子慨叹的是,我们设计了那么多人类的游戏规则,动机在哪里?

  《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说:“人和其他动物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相信一个共同的使命和愿景,相信一些共同的故事线,于是人们可以借由这种共同的相信,达成某种协作,从而超越普通的动物。这就是人和禽兽的区别。”

  孔子反复追问的就是,什么东西能够团结我们所有人的心性;什么东西能够调整我们的频率;什么东西能够令我们更好地互相协作;什么东西能够让我们变成一个“超越动物”——高级一点儿的人类……

  如果我们忘记了这些初心,而沉浸在今天吃什么;应该怎么祭拜;权力的划分应该怎么样的……就会陷入到错误中。

  所以,研究历史,不仅仅是用来预测未来,更是为了帮助我们明白当下许多事情应不应该做。

  03

  世间事,如何做选择?其实没有那么复杂

  小梁有一个武林中的朋友,每次他踢出自己本门功夫的一腿之前,都会抖两下左脚。他的师兄弟都认为,这是师父传下来的本门功夫中最秘密的东西,只有这样抖两下脚,才能启动内力。

  后来追根溯源,才知道师父当年是因为腿不舒服才会有这样的动作,他说:“我不抖两下,没法踢。”

  人啊,总有种把自己后来所有的发展行为细节合理化、哲学化、美化的冲动,而这些冲动往往阻碍了自己做这件事的初心。

  世间事,如何选择?其实没有那么复杂,回到你最开始做这件事的初心。

  就像今天你在工作上遇到的烦恼;今天你打算展开一段新的恋情……可以花点儿时间想想小时候的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曾经想过以这样的方式展开你的生活,成为这样一个人吗?如果是,你现在做的事跟当年自己的想象一致吗?很多人走着走着,就忘了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了,每天都陷在当天的琐事里不能自拔。

  有一天,我儿子问我:“爸爸,你小时候最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突然发现,原来我已经成为了自己想成为那个人——乡村民办教师。但我忘记了,所以也忘记了为自己庆贺。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自己这么幸运,已经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了,但仍然不够开心,这是一个多么大的遗憾呐。

  你呢?你是否还在继续做着自己小时候的梦,又或者其实已经成为那样的人了,而你却不自知,偏偏要活在当下的烦恼中呢。


(责任编辑:家族办公室https://www.familyoffices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