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博泽家族办公室深度解读 old money 投资方式:如何实现资产长期保值增值

博泽做资产配置的基础目标,是长期实现资产保值增值,但同时也有一些延展出来的目标,包括留下一个可以传承下去的、横跨多代的商业模式以及实现企业家创业情怀的二次飞跃。...
2019-12-20 11:05 · 编辑整理:家办之家   收藏(0)
   

  博泽家族办公室深度解读 old money 投资方式:如何实现资产长期保值增值

  一千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到底什么才算是 old money 并没有通行的定义,不过可以略微对“传承的钱”作一点解释:家族及家族成员持有、与企业隔离、以稳定长久为目的而非商业冒险的那部分资产,其中包含了一系列的内含相似性。

  博泽家族办公室掌门人于洪儒先生,早年从事医药行业,学者型创业。在IPO前变现,后面又创立家办,以“匠人”的严谨投身金融投资,作为人生第二次创业。于先生的口头禅就是“先做好自己”,求证在先实施过后才逐步推向市场,自今年把SFO型家办转变为国内首家PMFO即私人多家族办公室,部分地将已验证过的服务向家族圈层渐次打开。

  作为国内一家快速上升的家族办公室,博泽家办的功能主要包括家族资产配置、家族传承研究、海外架构及传承工具运用、二代培养、家族慈善、家族品质生活服务管理如传承主题的游学考察等。

  像old money那样管钱

  一千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到底什么才算是old money并没有通行的定义,不过可以略微对“传承的钱”作一点解释:家族及家族成员持有、与企业隔离、以稳定长久为目的而非商业冒险的那部分资产,其中包含了一系列的内含相似性。对old money如何投资、如何做资产配置,围绕这个话题《家族办公室》杂志对博泽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韩悦进行了采访。

  博泽做资产配置的基础目标,是长期实现资产保值增值,但同时也有一些延展出来的目标,包括留下一个可以传承下去的、横跨多代的商业模式以及实现企业家创业情怀的二次飞跃。当下,很多二代没有兴趣或没有能力继承一代的产业,对他们来说,做金融投资可能是实现家族传承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博泽现在做大类资产配置,也是为今后的事业延展做铺垫。同时,一代创业企业家往往有济世情怀,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创业实践惠及他人,通过单一家办到联合家办的事业发展,也可以说是实现企业家创业情怀的二次飞跃。

  1.资产配置思路

  博泽起步于家族自有资产管理,因此在大类资产配置方面,有着比较切实的买方视角、实践锻造的严谨风控体系以及家族产业优势延展而来的特色投资。

  博泽与境内外知名私行、投行、基金管理人、资产管理公司、联合家族办公室、资深顾问和智囊保持着长期合作关系,这些专业机构为博泽提供不同视角下的产品方案和渠道资源,博泽家办核心功能在于:在既定组合构建逻辑框架下,识别、整合外部的优质合作资源、选择适配的产品,最终提供给家族大类资产配置的综合解决方案。有着这样定位和市场价值的家办也是欧美、中国香港、新加坡财富管理行业发展成熟过程中,超高净值客户需求驱动的结果和应运而生的产物。

  博泽家办资产配置参考了许多境外家办、大学捐赠基金、保险基金等机构的经验,也在本土化方面有所创新。我们也曾做过各种尝试,走过一些弯路,比如构建明星组合、委托一些外部知名机构做全权委托方案等,但实际效果差强人意。很多超高净值客户现在所面临的困扰和疑惑,博泽都曾经走过,博泽投资理念和风控体系也是真刀真枪中逐步磨炼、积累起来的。

  博泽资产配置的特色之处在于,博泽遵循了于洪儒先生很早就制订的发展战略,在自己擅长的医药领域,充分发挥积累起来的投资研究能力和资源,布局境内外一二级市场。当然,这个布局也是大类资产配置中战术性选择倒逼的结果。境内、外尤其境内来看,专注于医药板块投资的专业管理人寥寥,博泽医药投资研究实力和投资能力是有比较优势的。对那些看好中国医药产业和大消费产业长期发展趋势,想布局相关产业投资的其他家族来说,博泽无疑是不能忽视的合作伙伴。

  2.博泽的资产配置策略

  在设立家族办公室之初,博泽就十分重视投研一体化体系的构建,目前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投资研究、投资决策、执行、复盘反馈、风控及汇报体系,拥有一支20多人的投研团队,投资投研人员的质量和数量在境内、外家办当中也属可圈可点。

  博泽资产配置规划流程上,采取战略层面自上而下规划,战术层面自下而上精选策略。自上而下,从全球看各市场的投资机会,定量、定性构建组合,确定配置策略,目标是在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范围内,能够拿到最高的收益。自下而上,选择合适的工具取得敞口,定量、定性地筛选最优秀的管理人。

  博泽目前正在向PMFO转型,目标客户群体是那些跟自己有共性的家族。博泽的服务是高度定制化的,希望能集中精力切实满足少数家族在资产配置方面的需求,面向那些在价值理念、资金体量、风险偏好、收益诉求等各个方面与博泽相匹配的家族开放。

  目前高净值客户都面临资产荒的问题,在选择资产类别时可能会考虑到市场上寻找一些有特色的产品。博泽产品线的策略及风格设定,基于创始人家族于洪儒先生对风险和收益的要求,力求让风险波动最小化同时又能抓住市场行情,这实际上增加了投资操盘和管理人筛选的难度。博泽更倾向那些能看得懂、在自己能力圈范围内、在策略层面有认同、有互动的管理人和管理策略。

  3.博泽的投资业绩

  博泽2009年在北京成立,2013年左右开始布局境内外金融市场,总体业绩做到了穿越周期,比如最近的2018年全球股市熊市,国内一些回撤控制较好的知名私募亏损幅度超过20%,博泽当年股票部分基本没有亏损,主要原因在于我们从地域、行业板块选择、策略选择上进行分散和适当侧重,2018年我们境外的长短仓对冲基金上涨46.77%(同期标普500-7.03%;MSCI海外中国指数-26.14%),境内医药主题私募基金上涨10.91%(同期中证医药指数-25.97%)。2019年市场行情比较好,博泽境内股票私募基金涨幅32.69%%,涨幅基本与指数持平,境外股票类资产+27.05%,超越指数表现。

  潜心研究家族传承

  改革开放40年,民营企业经过高速发展后,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已经是如何传承。从助力民营企业传承的个人情怀出发,于洪儒把目光投向企业家群体,博泽成立了传承研究小组,对民营企业的创新与创新、企业治理、家族传承模式等进行案例剖析,以学者的态度和匠人的精细,把传承视为研究目标,做全球性的系统研究,通过输出一些案例研究成果帮助中国民营企业家群体,完成延续大业。

  于洪儒先生参加了多个商学院的有关传承主题的理论学习,进行启蒙教育;他在全球范围考察家族办公室,亲自到欧洲、美国、日本、中国香港、台湾等地与百年企业及名门望族进行交流,研究家族传承模式,定位家族传承;参访全球诸多家族企业,探寻家族企业的传承之道,结合中国实际,探索民营企业创新规律;与中欧商学院家族传承研究中心合作,研究全球家族企业传承案例,探索企业长青之道。他观察到因为各个国家地区的历史文化、社会环境、经济制度、法律体系等多方面社会资本—于洪儒先生称之为“土壤”有极大的不同,太多事情无法完全借鉴,中国企业家只能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家族办公室商业模式。

  在做外部研究的过程中,美国洛克菲勒家族留给于洪儒先生的印象尤为深刻。当被问及家族理念时,他们中的一人曾激动地表示,虽然家族成员如今分散在全球各地,但无论他们身处何处,无论彼此之间关系是否亲密,每个人都为能成为洛克菲勒家族的一分子而感到十分自豪。这对于洪儒先生触动很大,这种无形却无处不在,不可言说却深植所有家族成员内心的东西,才是家族深植精神的真实面貌。培植家族精神的根系,化入血脉的理解,才能让家族成员就算散布全球世代相隔,依然能互相识别戚戚相惜,才能让写在A4纸上,刻在石上的家族箴言,既云淡风轻又深邃隽永。

  家族传承分为物质传承与精神传承,于洪儒先生认为精神传承高于一切,而精神传承的核心是知行合一,所以他认为公益慈善是家族传承的密码,因为慈善是一种知行合一的价值观。近些年来,他前后捐赠数千万元给母校的科研项目、教学楼、家乡幼儿园等教育公益事业,目前博泽家族办公室也正在慈善信托、慈善基金会等慈善工具上进行探讨中。

  博泽对家族传承顶层架构设计及传承工具也不断进行探索实践,制定了家族宪章并实践,成立了家族委员会、理事会;整合专家顾问资源;对境内外传承架构及工具进行试用与实证,尽最大可能了解这些工具的特性,令其真正的能为传承所用。

  博泽二代培养一瞥

  作为家族传承的一部分,博泽多年前就意识到二代培养的重要性,于洪儒先生倡导通过知行合一的家风建设传播家族理念,结合中国特色和家族自身特点,采取“爱与尊重、顺势而为、积极引导、正确指导、守住底限”的培养原则,务实地推进二代培养。通过自我学习、顾问辅导、内外结合实践等方式相结合,全面系统进行二代培养,目前博泽已经建立了科学的二代培养体系,形成了自己的方法论,包括对二代的性格、接班意愿、能力兴趣等进行多维度测评,设计职业发展规划与路径、辅以指导培养规划等。于洪儒先生认为“二代+职业经理人”的混合传承模式也许是家族传承不错的选择。一贯低调神秘的于氏家族二代、洪儒先生的独子于祺以及侄女于立本次也接受了《家族办公室》杂志的采访。

  初见于祺,感觉比较内敛含蓄,根据于祺所述,在美国读书期间,便在父亲安排的辅导老师(公司内部专业人士)的帮助下尝试自营盘,寻找投资感觉,学习金融相关专业知识与实操技能。本科毕业后进入大型金融机构实习,是他社会导入的纽带、体会了不同性质及规模的金融机构的运营及管理。后在博泽实习,对公司的战略、业务等都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及认知,未来无论是个人创业,还是回归博泽,都能够与博泽或一代进行很好的融合。

  于祺称自己家庭观很重,父亲退出实业后父子之间的互动增加了很多,他们全家经常一起旅行,与父亲的感情也与日俱增,越来越能理解父亲的理念与行事方式,能得到父亲的认可对于他非常重要。后续他打算赴美继续读书,并计划为家族在美国的投资展开建立桥头堡,为家族的全球资产配置添砖加瓦。

  于立,大学毕业后就追随叔叔,至今已有八年,她的培养路径跟于祺有很大不同,她从公司多个部门轮岗,现负责公司的运营管理,在成长中逐步突破舒适圈,目前也有一系列个人学习计划,未来希望自己能够为家族尽更多的责任,让整个家族的形象更立体丰富。

  后记:纵观家族办公室的异同,一般人只比较其业务形态,少有人关注它们的生命周期,当然这也不单是视角问题,更与观察者的探索深度有关。

  单从博泽背后的家族与业务形态,我们可以总结为:一个成功的实业家转型投资;一种以探究考证为准的学者型创业;一家从SFO逐步打开的PMFO;一个结合资产管理与综合功能的家族办公室。

  眼下令人失望的“富而不贵”的例子比比皆是,在庞大的家产与眩目的光环背后,还应该有无法直接用文字表述的价值存在,寻求这份不可言说或不必言说才是让每个潜在的百年望族成员迥异于他人的精神内核:比如荣誉、责任、正直、悲悯等对贵族精神的呼唤与期盼,如何让自己的家族成员内心强大,世人赞叹,后人骄傲才是家族传承的第一要务。

  在即将过去的2019年年末,我们祝愿所有的家族都能与时光为友永继荣耀,所有的家族办公室都能家族举酒邀月共话永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