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中国家族办公室需顶层设计

未来,家族办公室可能在中国兴起,实现“一张资产负债表”的管理。但建立家族办公室是一个重大决策,与选择私人银行提供服务完全不同,谋定而后动才是更好的选择。...
2013-08-14 14:59 · 编辑整理:家办之家   收藏(0)
   

  中国家族办公室需顶层设计

  未来,家族办公室可能在中国兴起,实现“一张资产负债表”的管理。但建立家族办公室是一个重大决策,与选择私人银行提供服务完全不同,谋定而后动才是更好的选择。

  7月24日,戴尔股东对迈克尔·戴尔和私募公司银湖组成的财团提出的244亿美元总价的收购要约进行投票表决。

  很少有人注意到,这笔金融危机以来全球最大规模的杠杆收购私有化交易的幕后操刀者,是戴尔的家族办公室MSD Capital。

  这个迈克尔·戴尔33岁时注资的家族办公室,成立于1998年,由前高盛管理合伙人格伦·R·福尔曼(Glenn R. Fuhrman)及前ESL Investments高管约翰·C·费伦(John C. Phelan)执掌,拥有约80人的团队,管理着迈克尔·戴尔本人及其家族基金会接近120亿美元的资产。

  如同洛克菲勒家族办公室与贝西默信托公司在历史上曾做过的一样,MSD Capital自成立以来的15年间,代表戴尔家族参与了众多极具影响力的交易。其中包括在2008年金融海啸时参与收购破产的印地麦克银行(IndyMac Bank),并将其更名为第一西部银行(OneWest Bank)。这笔总规模高达139亿美元的收购,目前看来十分成功,戴尔家族有望从中获得丰厚回报。

  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家族企业课程主任、中国金融案例中心执行主任高皓博士看来,类似的交易未来也很有可能在中国的家族企业中发生,而家族办公室也有望如同MSD Capital一样,在交易中发挥关键性作用。

  两大驱动力

  高皓认为,家族办公室在中国的兴起取决于两方面的驱动力:民营企业家面对外部激烈的市场竞争与内部家族传承的巨大压力。

  一方面民营企业所在的产业本身面临转型升级,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国企、外企给民企带来巨大的外部挑战。以外企为例,过去外企是不会进入三四线城市的,现在也开始向三四线市场投资,甚至是不计代价地抢占市场。

  另一方面,改革开放至今,中国民营企业走过30多年,第一代企业家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些力不从心,开始进行财富传承的重要选择。据招商银行与贝恩公司联合发布的《2013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约有三分之一的高净值人士已经开始考虑财富传承,而这一比例在可投资资产超过1亿人民币的超高净值人士中更高,达到了接近二分之一。

  究竟是传还是卖?

  “相当比例的二代对传承家族企业不感兴趣,或者没有足够能力驾驭企业。没法传承,怎么办?就要把企业卖掉。我们判断,未来十年,中国民营企业会出现一个大规模的企业出售、并购整合浪潮。”高皓表示。

  他在研究中发现,中国很多家族民营企业,第一代是做制造业等传统行业出身,第二代继承人往往希望做金融、互联网等新行业。还有一些家族企业是规模比较大的制造业公司,二代想要管理好如此规模的大公司,要求很高。企业的发展需要政府、银行、供应商、客户等众多外部资源的支持,但很多二代不如一代擅长外部关系的构建与维护。诸多原因导致大多数中国民营企业难以实现传承。而一旦家族企业被出售,沉淀在企业中的固定资产,便会转而成为掌握在家族成员手中的一笔规模巨大的流动性资产,这些资产或以现金或以股权的形式出现。

  “在处理如此规模的流动性资产时,无论是非上市公司还是上市公司的控股家族,都需要一个结构化的家族财富管理顶层设计。”高皓说,这正是家族办公室的意义所在。


(责任编辑:家族办公室https://www.familyoffices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