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国外资讯 > >正文

瑞士家族办公室:瑞士家族财富背后的秘密

根据聚焦全球家族企业的在线出版物《家庭资本》(Family Capital)的统计,瑞士最大的50个单一家族办公室中,超过半数(29家)由外国人设立。在这29个家族办公室中,有14个是由来自德国的个人或家族设立的,其中一些人后来已经成为了瑞士公民。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个最新的数据,人们可以清晰地了解到:即便在财富管理行业的最尖端——家族办公室领域,瑞士的离岸财富中心...
2020-06-08 10:42 · 编辑整理:家办之家   收藏(0)
   
根据聚焦全球家族企业的在线出版物《家庭资本》(Family Capital)的统计,瑞士最大的50个单一家族办公室中,超过半数(29家)由外国人设立。在这29个家族办公室中,有14个是由来自德国的个人或家族设立的,其中一些人后来已经成为了瑞士公民。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个最新的数据,人们可以清晰地了解到:即便在财富管理行业的最尖端——家族办公室领域,瑞士的离岸财富中心地位仍是如此稳固。

许多重要的单一家族办公室和联合家族办公室选择在瑞士经营,原因很多,包括财富友好型的税收环境、银行业的传统和底蕴、从业者的谨慎态度,以及超高标准的生活水平。

瑞士的家族办公室业务既耀眼、又隐形。说它耀眼,是因为背后常有“传世家族”。说它隐形,是因为低调到基本找不到相关资料。

遍览外文资料,这里只能简单介绍三家有趣的单一家族办公室。它们自然位居瑞士最大的50个单一家族办公室榜单之列,更重要的是,它们背后站着欧洲最有特点的顶级家族,却又低调到尘土之中。

1.Cofra控股公司(Brenninkmeyer家族),净资产达250亿美元。

神秘的Brenninkmeyer家族是荷兰最富有的家族,其巨额财富是以1841年成立的服装公司C&A为基础的。家族财富通过Cofra控股公司组织和投资,而Cofra控股公司又拥有C&A、房地产投资公司Redevco和私募股权投资公司Bregal。Cofra控股公司的总部位于瑞士楚格市。

直到2018年,有德国媒体报道称,荷兰Brenninkmeijer家族计划将C&A出售给中国投资者,这个古老的家族才在中文世界露了一次脸。其他大部分时候,它是那么得不起眼,却通过Cofra控股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

2.Glasshouse SA(Brabeck-Letmathe家族),净资产在3.5-4亿瑞士法郎。

Peter Brabeck-Lethmathe在担任食品巨头雀巢公司CEO期间,积累了数亿瑞士法郎的财富。2017年退休后,他通过家族办公室The Glasshouse与儿子Andres共同管理家族投资,后者担任总经理。

Brabeck-Letmathe家族的财富围绕着大笔雀巢股票和房地产展开。在过去几年中,家族还进行了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包括一些创业公司,算是一种新的尝试。

Peter Brabeck-Lethmathe因为是当代商业人物,因此曝光度稍高,但在内地中文世界的热度,依旧无法与那些美国科技企业家相比。即便是他的译名,也以港台地区的翻译“包必达”为更多人所熟知。至于他的家族办公室Glasshouse SA,在搜索引擎中完全是隐形的。

3.Müller-Möhl家族办公室(Müller-Möhl家族),净资产至少2亿瑞士法郎(外界其实算不清)。

Carina Müller-Möhl管理着家族财富以及相关的基金会。Müller-Möhl集团投资于资本市场,并持有Fielmann AG和Orascom Development等公司的大量股份。家族基金会主要关注教育问题、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问题等。

Müller-Möhl家族的资料,也是不好找的,其家族业务,大概与高压锅组、烘烤托盘、硅胶蒸屉、电磁炉锅具这些东西有关。怎么说呢?一股浓浓的“德国金属味”……其家族业务,应该在不少细分领域都是“隐形冠军”,且又是低调到尘土里去的,外界根本搞不清。

3.

列举这么多家族和家族办公室,是想说明瑞士的家族办公室是如何兼具“耀眼”和“隐形”的。

各类国际统计均显示,瑞士是最受欢迎的家族办公室所在地之一。综合各类评价,共同的美誉包括:

1.财富的巨大集中度,以及金融机构的良好声誉。

2.瑞士的低税率,使其成为企业、富豪和家族的理想居住地。

3.很多家族办公室都能提供个性化服务,包括为家族迁居瑞士提供便利,帮助家族在瑞士购买房产,甚至为家族后代寻找国际学校。

在如此“耀眼”的情况下,瑞士的家族办公室数量非常多,尤其是考虑到瑞士的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量,密度更是全球罕见。不过,由于瑞士的家族办公室过分低调,所以基本无法确定具体数量,更别说搞清楚它们的投资版图了。

正如瑞士Close Trustees SA公司的Daniel Martineau所指出的那样:“瑞士有多少个家族办公室,是不可能说出来的。可以理解的是,它们不希望在电话簿上以‘家族办公室’的形式出现,而是通常被描述为投资办公室,或者有一个不起眼的名字,对外界来说毫无意义。”

从文章第二部分列举的家族办公室来看,确实除了Müller-Möhl家族,其他的家族办公室根本无法从名字上看出来。可见,真正的家办往往不叫“家办”,伪家办最爱叫“家办”。

4.

尽管瑞士的家族办公室习惯隐形,但从各类学术文件中,人们还是能够部分窥见它的运作模式。

在组织形式上,瑞士的家族办公室一般不会采用合伙制形式,原因是,瑞士的法律规定合伙制公司下至少有一位合伙人要承担无限个人责任。

另外,鉴于《瑞士民法典》的规定,基金的形式也很少被瑞士家族办公室采用。同样,由于有限责任公司在进行商业登记时,必须要把公司成员一并登记在案,家族办公室会尽量避免使用这一组织形式。

因此,瑞士家族办公室通常以股份有限公司的形式设立。

而在服务内容上,对于瑞士家族办公室来说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要和强大的私人银行做到差异化。简单来说,就是私人银行服务于普通的有钱人,而家族办公室服务于超级有钱人。

家族办公室是家族财富管理的顶级形态,旨在帮助家族在没有利益冲突的安全环境中更好地完成财富管理目标、实现家族治理和传承、守护家族的理念和梦想。其高昂的运营成本往往使得一般的高净值群体难以企及。但是对于最高端的超高净值人群来说,它相对于其他的财富管理机构,比如私人银行,往往具有如下一些优势:

1.家族办公室能够大大减少有关利益冲突的担心。家族办公室代表的是超高净值家族的利益,而不是银行的利益。私人银行尽管宣称以客户的利益为导向,但是在实践中,受制于种种因素,银行和客户利益的冲突已成常态。与私人银行相比,家族办公室是家族利益的看守者,不太可能与客户产生利益冲突。

2.家族办公室统一管理需求,便于深刻理解客户需求。在使用家族办公室之前,高净值家族往往需要同时和多家金融机构,例如不同的私人银行合作,管理其庞大的财富和复杂多样的需求。因为整个家族的财富被四分五裂地分隔在不同的机构中,各家机构其实都只能接触到家族资产中的一个局部,可能在不正确的参数基础上给出错误的配置选择。

3.家族办公室能够更好地解决家族信息私密问题。尽管瑞士私人银行在组织架构、管理流程以及企业文化的设计和执行上尽力做到保密,但是受制于监管、人员流动等因素,事实上家族的私密信息很难长期不被泄露。此外,私人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信息链庞大而冗长,而家族办公室的服务团队小而精,在物理上减少了信息链条和节点,也就减少了私密信息泄露的可能。

4.家族办公室的服务内容更加多元。私人银行提供的基本服务,对于那些超高净值家族来说,往往远远不够,它们还需要能够处理家族企业的经营和传承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家族成员之间的利益协调、家族治理、家族慈善、家族基金会,以及相关的各种事项。而家族办公室就是为解决这些问题而生的。

在瑞士,私人银行极其强大,这也会逼着家族办公室把服务做到极致。可以说,深厚的底蕴加上激烈的竞争,令瑞士家族办公室站在了世界财富管理行业的顶端。

文章:瑞士家族办公室:瑞士家族财富背后的秘密

网站:家办之家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