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家族信托 > >正文

家族信托——传承和风险隔离的优质工具

在保值和增值效用上,家族信托使用专业的理财团队可以有效地提高资产的使用效率,促进家族资产的保值增值。...
2020-02-11 10:41 · 编辑整理:家办之家   收藏(0)
   

  家族信托——传承和风险隔离的优质工具

  中国经济的发展已经受到全世界的瞩目,新世纪第二个十年已过去大半,在这近二十年中,中国经济前十年保持了近10%的年GDP增长率,后十年则是逐步放缓了经济的增长,但也保持在了一个比较可观的增长速度,而与此令人艳羡的数据相对应的是中国个人财富的急剧增加。

  根据《中国私人银行2019》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末,国内居民可投资金融资产总体规模达147万亿元人民币,近五年年均增速为16%;国内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600万元以上的高净值人士数量达到167万人,近五年年平均增速为8%。

  展望未来五年,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逐步企稳,国内私人财富整体规模的增长仍将延续,但增速将延续阶段性放缓趋势,预计到2023年,国内居民可投资金融资产总体规模将达到243万亿元人民币,国内高净值人士数量将增长至241万人。

  从高净值客户规模看,2017年以前由于受到经济和房地产高速成长等因素,居民财富增长速度较快,而面向未来,随着经济增速的放缓,房地产市场和资本市场的稳定,一夜暴富式的机会将难再寻觅,因此,存量财富的保值和增值更加受到关注,“守富”已经成了当代高净值客户更加关注的话题。

  从高净值客户结构看,民营企业家仍是中国高净值客户群体的绝对中坚力量,通过企业经营获得分红或通过企业股权变现一直是高净值客户个人金融资产增长的主要来源。

  地产投资和金融投资对于高净值人士的财富贡献和外部市场环境密切相关,波动性也较强,因此,在经历了过去几年国内资本市场和房市额起落之后,实业创富作为高净值客户主要财富来源的地位愈发巩固。

  因此笔者认为,当下国内高净值人士所面临的需求主要包含以下特点:

  1.随着高净值人士年龄的增长,对于家庭财富传承的需求显著提升;

  2.高净值人士对于公私资产隔离、自身及子女婚姻风险、意外风险等风险隔离的需求显著提升;

  3.随着新生代企业主的接班,第一代企业主的财富策略将从“如何创富”转变为“如何守富”,包括了如何守住已有的财富和未来企业的财富的关注度逐步提升;

  4.经历了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的洗礼,国内高净值人士对于“保值和适度增值”的财富增长模式关注度逐步提升;

  5.国内高净值人士对于跨境投资的需求关注度逐步提升;

  6.国内高净值人士对于“定制化”的需求越来越旺盛,主要体现在产品和服务上;

  7.伴随着财富管理目标和投资理念的转变,专业、信任和中立成为了高净值人士选择金融机构的首要考虑因素。

  以下笔者将从金融工具的功能出发,同时结合以上高净值人士的各类需求,浅要分析以下工具的利弊:

  大额保单

  大额保单在财富传承和风险隔离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同样也是目前国内财富传承的主要选择工具。然而在使用大额保单作为传承工具时,由于终身寿险的给付是在被保险人身故后单笔直接给到受益人的,因此存在着受益人挥霍资金的风险,无法达到传承者的目的;

  同时,大额保单在受益人方面有着条款的限制和局限性,甚至在遇到受益人先于投保人死亡等特殊情况下,传承的初衷有可能会被改变、瓦解。

  家族信托

  家族信托是信托业务中的一种,它具有信托的基本特征,也有一些自身的特色。

  家族信托的目的常常是:一方面,保障家族企业的长久发展,保障家族企业股权集中;

  另一方面,保证传承的精准性和确定性。家族信托根本目的通常是保证家族或个人的财产在代际传递中不受损失,其实质是一种资产传承手段。

  家族信托可以一定程度上帮助解决家族企业或“富一代”财产在代际传递过程中的流失问题。相较以上一些工具,家族信托能比较完善地解决当代高净值客户的需求,其主要有以下几点作用:

  首先,在传承方面,家族信托可以保持家族对企业的控制,改善家族福利。创业者往往不愿看到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的股权流入非家族人员手中,也不愿自己的股权被稀释。

  家族信托基金能够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创业者可以拿出自己的股份进行信托,以自己家人作为受益人,这样既可以保证家族企业的股权不会被稀释,也能够实现家人共享利润的目标,并且家族信托在受益人的指定方面范围更加广、在受益条款的变更方面更加灵活,同时加入了监察人身份,能确保在委托人身故后,完全按照委托人的意愿传承财富;

  其次,在保值和增值效用上,家族信托使用专业的理财团队可以有效地提高资产的使用效率,促进家族资产的保值增值,同时,也保证家族财产的完整性,家族的财产不论是企业、证券、还是不动产,都无需拆分,完整地交由受托人保管和经营。

  再次,家族信托在风险隔离方面能起到相对有效的作用。

  由于将财产的所有权发生转移,因此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对资产的隔离,婚姻风险的隔离等起到良好的效果;最后,家族信托的资金非常灵活,存续期间的提现、追加资金都是可以实现的,并且家族信托的框架是可以扩容的。

  最后,家族信托基金有其一定的社会效益。

  有一些企业家,愿意把自己的财产拿出来回报社会,如何使他们的资产对社会的贡献达到最大化,家族信托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企业家可以设定特定人群作为家族基金的受益人,家族信托基金在保值增值的前提下,可以为受益人提供持久的帮助。

  因此近些年,在监管环境呼吁信托回归本源以及我国高净值人群家族财富快速积累的背景下,家族信托业务迎来了广阔的发展空间,经初步统计,目前信托领域家族信托的存续规模超过千亿元,相比于2017年末500亿存续规模已经翻倍。

  虽然海外家族信托历史悠久,且相较于国内家族信托而言,信托资产范围更广,如海外家族信托通过离岸公司可方便持有境外的现金投资组合等金融资产、私人公司或上市公司股权、商用或住宅房产、飞机游艇、古董红酒艺术品等各类资产。

  但近年来随着CRS、反避税法案等实施,不少海外家族信托都存在实际控制人信息被穿透的风险,越来越多的国内高净值人士将国内资产的配置放在国内。因为相对于国内,境内人士在海外设立家族信托也会面临着一些特殊的风险:

  1.资产的类型和所在地所面临的法律风险。

  对于海外家族信托而言,根据设立信托所属的司法属地不同,会有不同的法律规定,这些法律规定是否会在一定程度上破坏或者瓦解委托人原本设立家族信托的意愿,相信答案是肯定的。

  例如,委托人在一份根据中国法律出具的遗嘱中同时对境内和境外财产的处置加以规定,那么该遗嘱从形式到内容在境外资产所在地的法律下是否有效?再如,在现行的外汇和税务规定下是否有将资产转移至境外的可行性以及转移成本的多少?这些都是高净值人士设立境外家族信托所面临的法律风险。

  2. 境内客户设计境外信托架构时,中国的外汇管制也是一个重要的考虑点。

  受益人的国籍、经常居住地以及将来的学习和生活计划,会决定他从信托所获得的收益的保留和使用地主要是位于境内还是境外,如受益人从境外信托获得的收益需要汇回境内,则还需要考虑如何设计信托的架构包括对受益人类型的设计,进而尽可能确保在中国外汇管制的框架下受益人能够最终收到来自信托的收益。

  从设立境外家族信托的便捷性和安全性来说,海外家族信托的设立流程要远复杂于境内家族信托,且海外家族信托也有安全性方面的风险,主要体现在投资标的风险以及出境的资产的回流难度。

  3. 相较于海外家族信托仅具有法律契约关系,国内家族信托还可以更好地帮助投资者做好投资管理。

  由于国内的信托公司都是金融机构,是需要金融牌照的,而海外信托公司则不需要牌照,部分地区信托公司的注册只需去工商部门注册登记就可以了。

  并且鉴于目前国内家族信托业务多与商业银行合作,因此,作为家族信托的托管银行和财务顾问,能够从专业的角度为委托人的资产进行合理分配,且信托公司接受委托人委托,也会挑选专业的财富管理顾问代为管理资产,根据客户不同的风险偏好建立投资组合,满足不同客户的多样化需求。

  4.随着个人所得税法的生效及CRS的执行,中国税务机关将来对中国税收居民设立海外家族信托的税务征管的可能性大幅度提升,且CRS的执行将会穿透境外家族信托的实际控制人,也会直接导致境外家族信托的保密性大打折扣。

  以上四点是目前境内人士设立境外家族信托所面临的主要风险,也是更多的高净值人士并没有选择境外家族信托的主要原因,大多数家族信托的设立初衷便是资产隔离和传承的精准性、后代继承的便捷性、以及资产的保值增值的稳定性。

  因此笔者认为,如家族内无中国籍以外的外籍人士,且客户资产主要分布在国内的情况下,绝大多数境内高净值人士还是应该选择在境内设立家族信托。

  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催生了一批批拥有大量财富的高净值人士,都说创富容易守富难,随着财富人士资产的不断增加、思维的不断提升以及需求的不断转变,将更进一步推动国内家族信托的发展。天时、地利、人和,作为财富传承和风险隔离的优质工具,中国家族信托业务正在康庄大道上大步前行。


(责任编辑:家族办公室https://www.familyoffices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