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家族信托 > >正文

家族信托中国式觉醒:1万元起投的民事信托你买吗?

目前,我国财富管理市场已大致形成了公募、私募类金融产品种类众多,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以及金融机构与非金融机构错位发展的市场格局。...
2019-12-24 14:43 · 编辑整理:家办之家   收藏(0)
   

  家族信托中国式觉醒:1万元起投的民事信托你买吗?

  资产管理江湖风起云涌,信托公司作为元老级机构带着自己的工商类、金融类、基建类、房地产类业务主力部队在里面横冲直撞、摸爬滚打,立足于资金需求方的融资需求,为项目找资金,以产品为导向实现委托人的财富增值。

  近年来,随着中国高净值人群的持续增长、大资管行业竞争日趋激烈、金融风险监管趋严,驱使信托公司从“卖产品”到“卖服务”转变,以客户为导向实现财富的保值与传承,这其中,最能体现信托法律制度优势的家族信托,在中国才刚刚觉醒。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杨在五矿信托发布的《家族财富管理调研报告(2019)》中指出,受本轮宏观新环境等影响,另一个群体,即民营企业或家族企业,也以股票质押爆仓、债券违约以及各种“神跑路”等方式,揭示着中国金融风险的复杂性。

  他认为,1978年或1992年“排浪式”出现的第一代创业群体已基本进入暮年,他们正面临着能否“平滑交班”的严峻挑战。特别是,面对当前的新环境,稍有不慎,极有可能出现“全盘皆输”的结果,并进一步对国民经济发展产生重大负面冲击。

  上述报告调研的结论为,家族信托是对冲家业风险的最优工具,如子女保障信托、企业风险隔离信托、家族成员保障信托、隔代传承信托、保险金信托以及家族慈善信托等;家族办公室是对冲家业风险的最优组织,协助家族企业主建立内置/外置型家族办公室。

  一位信托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今年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大,企业风险事件频发,房地产受调控,信托公司筛选资产端项目更加谨慎,对资金端、财富端的关注就热起来了。

  据中信登,家族信托凭借灵活的制度安排优势成为各信托公司加速转型方向之一,2019年三季度全行业家族信托规模较二季度末提升50.99%,是目前增速最快的创新业务类型。

  逐鹿财富管理

  目前,我国财富管理市场已大致形成了公募、私募类金融产品种类众多,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以及金融机构与非金融机构错位发展的市场格局。其中,私募类金融产品为服务高净值客户财富管理需求,供给主体既包括以银行、信托公司、证券公司等为代表的金融机构,也包括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私募基金公司等非金融机构。

  往前回溯,大资管时代来临的里程碑是在2012年左右,监管部门通过修改或新订关于证券公司、基金公司、期货公司等机构开展资管业务的制度,鼓励上述金融机构从事类信托业务。《中国信托业发展报告(2018-2019)》中指出,上述金融机构大规模承接原银信合作模式的通道业务成为资管规模迅速扩张的关键。

  一位信托公司老总曾私下表示,通道业务也是由此而逐渐偏离,资金层层嵌套,风险开始聚集。

  “非标市场参与进来的机构越来越多,有的信托公司主动将通道费从起初的1%降到万级的概念来抢夺规模,导致该项业务越做越烂。”他透露,通道业务是信托公司和银行在做信托资产转让业务开始有的,信托公司把贷差方的资产卖给存差方,起到资产配置的作用。

  外贸信托研究院的报告显示,信托公司财富管理的初始阶段主要依靠中国信托业有两个世界信托业中史无前例的“创举”,即信托公司不仅可以做融资业务,也可以发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前者实现了银行放贷功能,后者实为用信托方式来发行不限定投资领域的私募基金。究其原因,主要是当时中国财富人群还未崛起,对信托本源业务财富管理的需求较为缺乏所致。

  其实早在2007年初,监管推出了《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和《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要求当时的“信托投资公司”变更公司名为“信托公司”,着眼于规范和引导信托公司资产端的业务发展,推动其从“融资平台”真正转变为“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专业化机构。

  此后,中国富裕人群的日渐庞大依旧伴随着通道业务的野蛮生长。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财富管理研究中心统计,2007年,中国金融机构下辖的各类金融产品的总规模为6.59万亿元,到了2018年,总规模便高达135.40万亿元,增长了近20倍,年均增速为32.72%。

  2018年4月出台的资管新规明确分类统一负债和分级杠杆要求,消除多层嵌套,抑制通道业务等。此后受托资产规模开始回落,信托公司业务转型箭在弦上。

  截至2018年末,61家信托公司在全国52个城市共设立了347个财富中心。相比较而言,财富管理部门设置较为完备的信托公司有外贸信托和上海信托等,在一级财富管理部门下面分设客户服务部、营销管理部、私人财富部、机构财富部、家族财富部、财富产品部、投资管理部等二级部门,上海信托甚至还另外设置了国际理财部和互联网理财部等。

  同期信托业协会调研数据显示,51家信托公司2018年共新增主动管理类信托产品销售约2.62万亿元,其中信托公司直销约1.42万亿元,金融机构代销约1.19万亿元,自营垫付和其他销售渠道104.77亿元。信托公司直销部分,财富管理部门直销规模占比为62.3%,资产端业务部门直销规模占比为36.28%,剩余1.42%为公司其他人员直销。金融机构代销部分,商业银行代销仍是独占鳌头,占比高达93.09%。

  中融信托常务副总裁游宇在21世纪经济年会论坛上指出,信托在发展财富管理上面临三大难题,一是财富中心前期投入高,短期难盈利;二是信托产品同质化较严重;三是多以产品营销为导向,满足不了客户定制化、多元化需求。

  他表示,信托公司需要从“卖产品”到“卖服务”转变。

  2018年年8月份,信托部下发了37号文,明确公益(慈善)信托和家族信托不适用于资管新规。《中国信托业发展报告(2018-2019)》指出,这有利于引导信托公司积极发展家族信托业务和提升高端财富管理水平,也标志着家族信托业务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探路家族信托

  2012年,平安信托在国内发行第一单家族信托,拉开家族信托在中国本土化发展的序幕,此后不断有信托公司布局,但业务整体发展较为缓慢,如今平安信托已将业务重点转向了“特殊资产投资、基建投资、融资服务、私募股权投资”。

  2018年发布的37号文是中国银保监会首次在官方文件中明确界定了家族信托业务。截至2018年末,在68家信托公司中,共有36家实质性地开展了家族信托业务,以资金信托为主,业务总规模约为850亿元。其中,建信信托、中信信托、外贸信托的家族信托业务由于开展较早,目前业务规模居行业前列。

  受信托登记制度和高额的税收限制,资金仍是主要的信托财产种类,其他的受托资产为易于变现的理财产品和保险单之类的金融产品,而股权和不动产作为受托资产的家族信托业务实践较少。

  信托业协会指出,开展家族信托业务必须有信托公司的发展战略支撑,家族信托业务是一项短期不产生利润,长期具有较大价值的业务。

  外贸信托在其2018年年报中称,将主营业务聚焦“小微金融、产业金融、资本市场、财富管理”四大领域,要构建以增值服务为主要内涵的家族信托业务模式,实现由产品销售向财富管理的转型;2018年建信信托机构改革,成立财富管理事业部,专职负责超高净值家族客户的财富管理及家族信托服务;中信信托2018年年报中提到,财富管理业务是面向高端个人客户和机构客户提供的多元化的资产配置与理财服务,金融产品配置包括货币、固定收益、权益类投资等,并根据不同的客户类群提供家族信托、保险金信托、专户理财等差异化的细分服务。

  12月20日,中信信托发布国内首个保险金信托服务标准,截至目前,中信信托家族信托与保险金信托客户近2000位,较年初增加了约700位;受托资产管理规模超过300亿元,较年初增加了约120亿元。

  中信信托资产管理部总经理王楠介绍称,操作模式这块,该标准重新规范了三种操作模式的名称以及法律定义、操作定义、操作流程、操作模式。保险金信托1.0是财产权信托,2.0是信托投保服务、资金信托,2019年推出的3.0是家庭保单服务,把市场上单一被保险人单一保险公司+信托的模式拓展到多倍保险人和多家保险公司可以进入同一个保险金信托账户。

  “实际上是我们拓展了家族信托可以进入信托的财产范围,也是往家族信托的全资产多范围资产进行拓展,同时也约定了在这种模式下对被保险人的要求。”

  除了与保险公司合作,信托公司更多的是与私人银行合作,目前中国的高净值客户资源主要掌握在商业银行手中,而私人银行又是高净值客户集中地。市场中家族信托业务的构成主要是以私人银行为主、由信托公司提供制度及法律框架的合作模式,远超信托公司自主开发的家族信托业务。在此种模式下,信托公司主要充当通道角色。

  此外,信托公司还与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专业财富管理公司等机构合作开展家族信托业务。专业机构主要具备如下特点:第一,掌握高净值客户资源,如专业财富管理公司由于多年服务客户,积累了丰富的客户资源;第二,具备市场中有竞争力的专业技能,如某高净值客户的家族传承诉求中涉及较复杂的法律安排,则信托公司需与专业的律师事务所合作等。

  “常规性与同质化家族信托产品,我们以外部法律顾问身份参与不少,但因为不属于创新型产品,加之保密需要,不便过多介绍。”盈科全国家族信托中心首席律师李魏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14年盈科家族信托中心和长安信托公司合作开发的以300万元、500万元、1000万元起步的迷你型资金家族信托产品,是国内首款普惠型标准化家族信托产品。

  此外,盈科家族信托中心推出了一款名为“(民事)家族信托安全钱包”的民事家族信托,是1万元起投的私人资产保护传承法律服务产品,可无限追加,由委托人信任的自然人担任受托人,盈科家族信托中心律师全程主导设立。

  李魏进一步称,依法设立的民事家族信托同样受到信托法与司法实践的认可与保护,对抗未来的风险,可以弥补信托公司不愿做、不能做的家族信托设立需求,二者相互补充,让老百姓最大程度地参与其中。

  《家族财富管理调研报告(2019)》中关于完善家族信托制度中提到的一个建议为,目前,除信托公司自身外,其他机构开展家族业务均得借助信托公司通道,建议监管部门应分清民事信托和营业信托的界限,同时界定家族信托的民事性质,放开受托人范围,并进行持牌经营,根据机构资质、过往业绩和第三方评估来确定经营机构的持牌资质,如建立信托征信系统、设立注册资本下限以及设立从业人员门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