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资产管理 > >正文

蛋壳否认杭州公司成"老赖":曾被派出所罚13次

蛋壳(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老赖”是个误会,可能是法院信息未同步,公司已委托律师与法院沟通。 ...
2020-04-22 14:56 · 编辑整理:家办之家   收藏(0)
   

天眼查数据显示,4月20日,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发布一则失信被执行人信息,蛋壳(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蛋壳杭州资管公司”)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案号为(2020)浙0106执1120号,做出执行依据单位是杭州市西湖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

同时,蛋壳杭州资管公司法定代表人张雪也被法院下达了限制消费令,公司全资股东青梧桐有限责任公司所持有的全部股权也被冻结。值得一提的是,蛋壳杭州资管公司法定代表人是2019年12月2日才变更的,此前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及总经理职位均由蛋壳公寓联合创始人崔岩担任。

蛋壳杭州资管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中介服务、房屋租赁等。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广为人知的长租公寓品牌“蛋壳公寓”成立于2015年,2020年1月17日登陆纽交所挂牌上市,IPO募资额约10.4亿元。

蛋壳公寓方面回应时间财经称,杭州公司没有拒绝执行的情况,被执行起源于人事仲裁,但仲裁还未生效。裁决出来后,公司已经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撤裁申请,申请已受理。蛋壳(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老赖”是个误会,可能是法院信息未同步,公司已委托律师与法院沟通。

多次被罚

天眼查还显示,蛋壳杭州资管公司多次被杭州市当地派出所处罚。2019年7月19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西溪派出所民警在对杭州市西湖区马塍路蛋壳公寓进行例行检查时,发现蛋壳杭州资管公司未按时在三个工作日内将承租人流动人口董某某的信息报送公安机关,罚款一百元。天眼查显示,该类行政处罚,从2018年10月至今,已有13起。

此外,中国裁判文书网还显示,杭州爱上租科技有限公司于2020年1月15日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被申请人蛋壳(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青梧桐有限责任公司银行存款人民币1.11亿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2020年1月,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判决,对上述申请立即执行,案号为(2020)浙0106财保6号。

时间财经发现,青梧桐有限责任公司旗下,另有子公司被列为执行人。2020年4月1日,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将蛋壳(广州)公寓管理有限公司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案号为(2020)粤0105执10694号,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也为张雪。

耍无赖?

3月25日,蛋壳公寓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这是蛋壳公寓上市后首次业绩发布。2019全年,蛋壳公寓收入达71.29亿元,同比增长166.5%,净亏损34.372亿元,而2018年净亏损人民币13.697亿元,净利润率为-48.2%,而2018年为-51.2%。

经营规模方面,截至2019年末,蛋壳公寓运营的公寓数量达43.83万间,同比增长85.4%。其中,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公寓数量约22.4万间,同比增长46.6%。其他城市的公寓数量近21.5万间,同比增长156.1%。

蛋壳公寓2019年运营开支102.799亿元,与2018年的38.964亿元相比增长163.8%。运营亏损31.508亿元,而2018年为12.213亿元。

蛋壳公寓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将达到19亿至20亿元。蛋壳公寓表示,对第一季度的预估,是有考虑到疫情影响。

此前的2月份,时间财经通过多位蛋壳房东得知,蛋壳公寓给房东发送了单方面的免租和延期付款通知。据受访者提供的资料显示,北京、广州、上海等各个城市被单方面“免租”的业主们建立多个维权群,仅北京地区就拉满了500人的维权群,涉及业主或超7万人。

而有租客咨询蛋壳公寓客服是否能够免除一定租金,给出的回复是,“现受疫情影响,导致您无法回到自己居住的房屋,这也是国家出于对您安全角度的考虑。在这期间,您居住房屋的相关费用及相关服务均正常执行。”

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张越律师告诉时间财经,以不可抗力要求免租没有法律依据。不可抗力事件的法律效果为发生违约行为时不需承担违约责任,但是不代表租户或者蛋壳公寓不需要支付或应当减免租金,对于因不可抗力导致不能及时交租不承担违约责任,但仍应在不可抗力事件结束后缴齐租金。

蛋壳公寓方面表示,拖欠房东房屋的情况是不存在的,合同中规定房租的支付期限是15个工作日,蛋壳公寓都是在合同规定期限内付款。当时有这样的新闻,是由于蛋壳公寓在疫情期间寻求房东爱心支持时,造成了一些沟通的误解。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苹果园小区的一位房东告诉时间财经,蛋壳目前仍未结清其2月份的房租。他称蛋壳公寓2月份之前来电与其商议减免一个月的房租,得知租客并未受益后,明确拒绝了减免房租。而他本应在2月1日收到蛋壳公寓一个季度的房租,一直拖到2月底才收到2个月的房租。

“疫情期间,企业都不容易也能理解,但蛋壳的确是属于不顾企业形象、耍无赖。”该房东称,他2月份的收款界面,多了一个“蛋壳房东支持计划”按钮,是强制性的按钮,如果不点这个支持计划,就一直拖着不打款。但是点完便是默认一个月的房租将在合同结束时返还。该房东与蛋壳公寓签订了3年的合同,即有一个月的房租蛋壳要3年后才能返还至该房东。

而蛋壳公寓方面则称,该计划是公司与许多业主都面对面的谈过后,选择大家比较容易接受的方案上线。总共分三种付款计划,上述业主是其中一种。而且那个付款计划如果不点的话,可以来电进行协商。

该房东还说,他曾多次电话联系沟通蛋壳方面,但每次都被推诿。“目前房子租给蛋壳还不到半年,换了3个管家,管家流动率奇高,实在没有精力跟蛋壳公寓一直扯皮。”

来源:新浪财经

文章:蛋壳否认杭州公司成"老赖":曾被派出所罚13次

网站:家办之家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