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资产管理 > >正文

张旭阳:建议扩大养老金和企业年金资产管理机构范围

张旭阳表示,在下一个十年,不管是全球还是中国,都面临很多不确定性,唯一确定的就是技术的进步和数字化的世界。...
2020-01-16 10:41 · 编辑整理:家办之家   收藏(0)
   

  张旭阳:建议扩大养老金和企业年金资产管理机构范围

  1月11日,2020年全球财富管理论坛首季峰会在京举办。光大银行首席业务总监、光大理财董事长张旭阳出席论坛并发言。

  张旭阳表示,在下一个十年,不管是全球还是中国,都面临很多不确定性,唯一确定的就是技术的进步和数字化的世界。他认为,技术进步带来的产业变化值得关注,希望下一步围绕个人养老账户的建立,将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行业更好地融合。同时,他建议提升养老税延的抵扣金额,扩大养老金和企业年金的资产管理机构范围。

  以下为发言实录:

  张旭阳:感谢会议邀请,确实银行资管、银行理财是我们养老市场的一个新兵。很多资格,还在争取当中。但是,我今天到场,我也想跟大家交流一下,银行理财对长期投资的一些看法和策略。

  首先,跟大家分享一下,随着我们的人的预期寿命提升,已经进入新的长寿时代。去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古德纳夫,获奖的时候已经97岁了。2018年的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阿斯金获奖时是96岁,整个未来资产管理行业面临两个“90”的数字。第一,人的预期寿命,特别是发达国家,包括中国的很多大城市的人口预期寿命超过90岁。每个人对自己的投资规划、养老的理财设想会发生很大变化。第二,90后,甚至00后,成为社会财富的创造者和财富方式的决定者。

  同时我们也会看到,中国的老龄化社会趋势不断加快,老年人口的比例和数量不断提升。因为人口结构带来整体的养老投资的发展,这是美国的一个数据,可以看到,90后“婴儿潮”他们进入财富创造阶段,包括401K的推出,使得美国的公募基金的发展,不断地加快。在中国,由于我们在60年代第一轮婴儿潮,并没有带来资本市场的快速发展,但是80后,这一轮婴儿潮,带来我们对财富管理需求的不断提升。在一些新的政策支持下,不管是公募基金发展,还是银行理财发展,成为中国投资者很重要的配置方向。

  中美两国比较。第二支柱、第三支柱发展严重不足,一方面养老金的储备,中美两国有很大差距。第二支柱、第三支柱的发展远远落后于美国。我们人均的养老金的储备,中国只有美国1%左右的比例和份额。

  这个背景下,我们相信一方面对养老金的管理,对长期的投资需求不断增加。另一方面,在投资端,因为低利率环境,整个为投资者投资的产品设计,面临很大挑战和困难。

  在这个背景下,全球的主要养老机构的投资,在不断提升权益性占比,逐渐降低固定收益投资占比。美国加拿大养老金对于固收类资产的配置比例,从2001年的86%,现在到2018年的19%。挪威养老金股票的配置比从1998年的40.5%上升到2018年的66.3%,这是在欧洲和美国,北美的变化。

  日本养老金,固定收益配置比例在不断地接近法定下限。在中国未来也是一个趋势,但对中国而言,因为中国股票的波动率比较高,所以我们希望可能会通过FOF、MOM的形式,包括结构化产品的形式,增加权益类投资比重,进而降低可能的波动性。第二,会不断增加另列投资占比的比重。第三,随着数字化事业到来,整个投资管理的趋势,也会从传统资产到传统另类资产,到未来可能的数字另类资产。

  在下一个十年,不管是全球还是中国,都面临很多不确定性。唯一确定的,就是所谓的技术进步和数字化世界。权益性资产的比重提升,使得我们投资者可以分享这里边的红利。

  有几个方面的点可以抓住。

  第一,技术进步带来产业的变化。传统的很多产业是重资产的,随着人工智能、5G的发展,很多新的产业在不断生成。比如人工智能背后的传感器产业,精密制造背后的机控器产业,因此我们希望不论是二级市场投资,还是权益性股权投资,能抓住新兴产业的生成。

  数字化世界带来的新的消费品牌的升级。过去很多品牌,不管是云南白药、可口可乐,都是在物理世界产生的。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我相信,类似于三只松鼠新的品牌,也是在未来很多时候,会有很多的这种企业,在不断生起。

  希望抓住AI和数字化带来的所谓新的价值链和新的跳跃节点,希望抓住2B、2C新的发展路径。

  因为养老需求增长起来,老之所求,在于健康,在于所谓的投、教,我们希望这些企业的发展,通过权益性投资的发展,抓住企业红利,从而带来“老之所需”的收益。这是希望看到的在权益性资产投资上布局的新的方向和新的节点。

  刚才提到了,因为中国资本市场的波动性比较大,希望能够通过阿尔法和贝塔的多元突围,构建基于全面风险管理和因子剂量带来的低回撤的投资组合,从而为投资者带来稳定投资回报。

  包括两个方向:

  一个方向是通过所谓的FOF、MOM形式,熨平可能的波动率。这个是光大银行2009年发行的投资于二级市场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组合投资,经过10年的历史表现可以看到,最近它的累计净值是2.1%,战胜了市场基准。同时,也可以看到跑赢了大市。通过不同策略投资者组合,来对冲可能的风险波动。

  第二个,随着中国市场的发展,可以看到很多衍生产品交易,在中国资本市场不断地涌现。这些产品,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相对多元化的,低回撤的产品投资组合。

  所谓结构化产品是内嵌了,不管是汇率、利率,乃至股票、期权的衍生产品交易等组合型产品。结构化产品是一个静态投资组合,利用期权的一些杠杆带来价值,实现杠杆交易,包括所谓的相关性交易。但是更关键的,对一个中小投资者而言,通过结构化产品投资,在你投资的金额有限的情况下,实现多元化资产配置。

  过去中国很多金融机构投资于海外的衍生品交易市场,去年中国A股市场推出了ETF300的股指期货的期权。最近也推出了利率期权。不管从商品到基金,到未来的股票指数,越来越多衍生品交易,为我们中国投资者投资于权益市场提供更多元化的选择。

  光大银行,最近2月份推出阳光金养老1号产品,想通过多元化的资产配置全天侯的资产理念,为投资者带来投资于中长期限的资产多元化的选择安排。

  简单回顾一下,未来不仅是养老金、企业年金市场有很大发展空间,多元化的资产管理机构,围绕着长期限投资,也可以做出很多的产品设计和产品安排。

  希望下一步围绕个人养老账户的建立,更好地把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行业更好地做融合。因为在中国可以看到,股票型基金表现得比较不错,但是因为我们的投资者往往是买在了高点,很多这些基金往往是在估值比较高的情况下,火爆发行,但是在股票处于低点的时候,很多投资者卖出自己所持的股票型基金。因此我们觉得投资的收益并没有等同于投资收益,而是通过个人投资账户的建立,通过一种长期资产配置,使投资者穿越周期。因此我们希望,通过养老户为基础来实现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业务的融合。

  第二个希望提出的建议。

  第一、希望提升养老税延的抵扣金额。2018年,中国也试行了养老税延账户,经过大概一年的试点,效果并不是很好。一方面因为我们的覆盖面相对比较窄,另外吸引力比较差。因此我们希望能不能把我们的养老税延账户的金额,从目前1000块钱进行提升。

  尽管这样做,可能会影响现在一些国家的税收收入,但我们相信,这样做的方式,能够为中国的资本市场提供一个很好的长期投资者来源。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地方财政,今年或过去几年面临很大的压力。一方面是因为经济的下滑,使得税源有所降低。第二方面是因为我们这几年的减税降负,使得地方财政收入有所减少。第三,很多地方政府推出所谓的引导基金、创投基金,推动地方经济的转型和产能转化。但如果说通过所谓养老税延账户的抵扣金额提升,通过市场化机构投资者长期资金来源的弥补,完全可以弥补像刚才提到的地方财政在创投基金,在所谓的引导基金方面的支出,所以这两个平衡以后,更可以有利于中国的实体经济的发展。

  第二、我们希望扩大养老金和企业年金的资管机构的范围。刚才我看钟会长也提到了,从原有的公募基金能不能扩大到保险资管,再扩大到银行资管。银行有两个优势是可以在养老管理当中发挥自己的独特作用。

  1、在所谓的另类投资方面能够发挥自己更好的作用。所谓的另类投资或非标投资,无非是在投资的安全性、收益性和流动性方面进行提升以后,一些所谓低流动性的投资。银行可以借助我们跟对公企业的长期限黏性,它提出一些更好的非标投资方向和非标投资的领域。

  2、银行在账户方面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希望以账户为基础,来重构中国养老体系的很重要的顶层架构,使得在账户层面上更好地了解客户,更好地实现大类资产配置,从而实现投资者的期限,从短期向中长期,向长期的递延。一方面为投资者的长期投资带来很好的投资产品的回报体系。第二,希望为中国实体经济更快发展提供企业资金,从而支持中国产能转化,支持中国经济不断地升级和发展,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家族办公室https://www.familyofficeschina.com/)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