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财富管理 > >正文

中国如何培养财富管理巨头

财富管理是国家高端服务业发展方向,是金融机构做大做强的突破口,是金融开放后各路金融机构兵家必争之地。...
2020-03-03 13:22 · 编辑整理:家办之家   收藏(0)
   

  中国如何培养财富管理巨头

  财富管理是国家高端服务业发展方向,是金融机构做大做强的突破口,是金融开放后各路金融机构兵家必争之地。一个成熟健康的财富管理行业可以发挥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作用、促进资源有效配置、承担社会和居民财富蓄水池作用。

  国家如何营造健全财富管理体系

  从瑞银发展经验可以看出,成熟的财富管理是金融发展的高级形态,对资金、制度和市场均提出较高要求。

  一是资金层面。社会财富总量积累以及部分高净值人群崛起,给财富管理带来活水之源,这也是瑞银大力开拓美国和中国两大市场的原因。

  二是制度层面。尽管瑞士人均GDP已经达到8.3万美元,位居全球第二,但国内市场狭小,只能依靠具有竞争力的制度吸引全球富豪,因此集政治中立、银行保密、避税天堂、币值稳定、汇兑自由于一身,迎合富豪对安全性、低税率的需求。

  三是市场因素。金融危机后,大量经济体实施负利率政策,倒逼投资者涌向更多元、更复杂的金融需求和产品,哪个经济体能提供公开透明、有效配置资源的金融市场、丰富产品供给,就能吸引到可观财富,瑞银基于此布局全球资本市场。

  综合来看,各经济体培育财富管理行业的路径不同。

  以美国为代表的大型经济体,在社会财富创造、制度优化、市场发达程度等方面做的都很出色,培育出数量最多的财富管理行业龙头,如美林、贝莱德等。

  以瑞士为代表的小型经济体,自身体量小,难以靠自身财富和市场撬动巨大需求,因此实施更具竞争力的制度政策,举全国之力实现避税、离岸、监管等便利措施,但容易受到外部冲击,例如美国对瑞士包庇逃税漏税行为进行打击,瑞士也不得不放弃银行保密传统。

  反观中国,虽然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财富管理发展尚在起步期。

  一是财富管理初具规模。贝恩、招行联合发布《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估计2018年全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达到190万亿人民币,2008-2018年化增速高达17%,随着居民财富增长,中国已成为全球财富管理市场重要的组成部分。

  二是财富管理相关制度尚不完善。瑞银清晰定位为财富管理机构,但我国尚未形成成熟财富管理业态。银行一家独大,信托、券商、基金、第三方机构各分一杯羹,充当影子银行和通道;分业监管下各类机构监管规则不同,制度套利和监管空白并存,财富管理发展受限。

  三是市场尚不健全,产品供给匮乏。一方面,居民财富仍高度聚集在不动产、银行存款领域。根据广发银行《2018中国城市家庭财富健康报告》,我国住房资产占家庭总资产的比例高达77.7%,金融资产占比仅为11.8%;金融资产中,银行存款占比高达42.9%,理财产品占比13.4%,股票、债券、基金等风险资产占比仅为12%。另一方面多层次资本市场尚未健全,金融产品供给匮乏。结构性产品、衍生金融产品、全权委托账户等产品和服务发展相对滞后,难以给财富管理提供灵活多样的配置选择。

  建议:一是国家重视财富管理重要作用,出台财富管理行业发展规划或指导意见,可试点在试验区或离岸市场创造税收、汇兑便利。二是监管机构以功能监管为原则,对不同类型、所有制、内外资机构给予公平准入机会,统一针对财富管理的业务规则。三是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丰富产品体系,去杠杆、打破刚兑、禁止通道、减少嵌套的大方向是对的,但需要“开前门堵偏门”,让居民财富找到保值增值新途径。

  机构如何发展成为优秀资管公司

  瑞银发展折射出行业发展规律:

  一是资管符合全球金融混业演化大趋势。瑞银、花旗出身银行,美林、摩根等出身投行,但最终向资管转型,实现了混业效益最大化。

  二是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机构合作大于竞争。全球Top10资管机构,基金系5家、银行系4家、保险系1家。财富管理立足客户资金端,以银行、投行系为主,资产管理立足产品端,基金系居多,财富管理巨头瑞银即使涵盖各种业态,也难以将资金端和产品端通吃,两种细分业态以合作为主。

  三是大型机构赢者通吃,中小机构精品化转型。财富管理注重品牌和口碑积累,例如瑞士私人银行业,除了金融巨头瑞银、瑞信,也给一些精品特色中小型机构留下生存空间。

  四是极布局金融科技,减少成本,提高经营效率。

  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巨大,但存在问题:

  一是积累不足:起步晚,发展滞后,财富管理经验积累不足。

  二是政策限制:财富管理业务受限,例如《证券法》规定券商不能全权代理客户理财,我国证券公司业态单一,发展落后于外资巨头。

  三是专业能力不突出:金融机构还处于“跑马圈地”阶段,强调做大规模,但专业化和主动管理能力存在短板。

  四是业务模式停留在代销阶段:瑞银财富管理57%的收入来自固定管理费,即按照管理资产的总规模收费,不会随着交易佣金大幅波动。而国内财富管理机构,很多沦为产品销售机构,依靠销售佣金或经纪收入,此种商业模式下存在利益冲突,顾问倾向给客户推荐佣金高的产品,不一定是适合客户的产品。未来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和外资资管公司进入市场,将面临更严峻的竞争。

  建议:监管层面给予政策支持,试点放宽混业经营限制,让内外资资管机构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机构层面,找准自身定位,借鉴外资巨头发展经验,提高专业化服务能力,包含投资管理、财富规划、借贷服务以及企业咨询等一揽子服务,加大金融科技投入。

文章:中国如何培养财富管理巨头

网站:家办之家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