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财富管理 > >正文

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或将面临新风险?

随着国内创富一代年龄上升,家族传承成为摆在其面前的迫切问题。家族传承到底传什么、运用何种工具进行传承是他们更加值得深思的问题。...
2020-02-24 13:37 · 编辑整理:家办之家   收藏(0)
   

  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或将面临新风险?

  根据瑞士信贷《2019全球财富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年中,中国有1亿人财富名列全球前 10%,首次超过美国。随着中国富裕家族财富意识的觉醒,寻找合适的财富管理模式和科学的财富传承方法已成为高净值人士面临的最为紧迫的需求。2020年,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将会面临怎样的新风险?业内关注点又将集中在哪些方面呢?

  法律品牌观察与京都律师事务所家族信托法律事务中心主任韩良律师,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浩天信和财富规划团队的发起人和负责人云大慧律师,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钧律师以及家理律师事务所主任易轶律师(以上排名不分先后),围绕当前法律环境,对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在2020年的发展及关注焦点进行深层探讨,以期帮助行业从业者与法律服务领域的相关从业者做好迎接挑战的准备。

  一、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的发展新趋势与新焦点

  2020年,一场始料不及的“黑天鹅”事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让全中国人民处于一种非常状态,使得身处法律服务行业的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受到了些许波及。形势虽然严峻,但希望却也在挑战中萌芽。

  1、新趋势

  传承工具趋向选择多元化

  随着国内创富一代年龄上升,家族传承成为摆在其面前的迫切问题。家族传承到底传什么、运用何种工具进行传承是他们更加值得深思的问题。面对迫在眉睫的传承需求,高净值人士需要充分考虑各种传承工具的利弊,挑选出能最大程度满足其多元化需求的方式。

  “在疫情的影响下,除了即有的资产的保值增值、全球资产配置、家族信托设立外,疫情过后更多的家族、家族企业、高净值家庭包括一般的家庭都会更多的考虑财富的管理与传承问题,特别是购买保险、大额保单和设立遗嘱信托等。” 云大慧律师讲到。

  韩良律师表示,2020年,家族信托依靠其灵活性、多样性、独立性,会成为家族财富传承的首选工具。各家族成员根据需要适当购买保险、设立遗嘱,采用多元化方式传承家族财富。

  资产安全成为首要考虑

  中国高净值人群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现有资产的安全”成为他们最为关心的问题。情势的变化发展使得高净值人群需要面对的风险却越来越多,其中既有外患——意外风险、税务风险、债务风险等;更有内忧——家庭成员健康风险、道德风险、财产分割风险等。

  易轶律师向我们表述,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的资产安全将会是今年需要关注的重点问题。今年的疫情、国家政策及经济形势的变化,都会给家族财富管理领域带来一些风险,家族税收规划、家族成员的身份管理、家族财富传承与跨境投资风险的不确定性会更强。这种不确定因素对家族财富领域的影响是巨大的,很容易导致家族财富规划的难以预见。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对于家族客户而言,如何规避风险、增强资产安全是他们首要考虑的问题。

  张钧律师直言,如果我们把各种风险比作“狼”,从某种意义上讲财富管理市场培育的过程就是告诉家族“狼一定会来”的过程。现在“狼真的来了”,家族感受到了切实“危险”,这个时候更易体会到财富管理的价值,家族内部也更易于达成财富管理的共识,这对家族而言实际上是一个推动财富管理的重要机遇。随着境内外制度与环境的变化将会给中国家族带来一系列新的挑战,无论是境内的不合规、还是境外的不合规,最终影响的是家族财富的安全问题。全面合规是中国家族财富管理的基础逻辑,目前,财富安全是家族客户更为迫切的要求。

  全球资产配置更趋多样化

  随着中国经济和财富管理市场都趋向稳定,诸多市场红利已被吃透,高净值人群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资产配置问题,如何有效规避国内投资风险,实现财富增值保值,促使这部分人群开始另辟蹊径进行全球化资产配置。

  韩良律师认为,随着我国金融和保险领域对海外开放,将会有更多的高净值客户考虑投资海外的金融产品和保险产品。

  张钧律师表示,家族财富实际上包含了“人、财、事”三个层面在“在岸、中岸、离岸”的全球配置,随着“离岸”优势空间的直接或间接被挤压,新加坡、香港等“中岸”作为家族财富管理境外BASE的价值已日趋凸显,中岸崛起已成必然。

  2020年将是家族财富管理的转变与重构之年。张钧律师总结,家族财富管理定位、逻辑与价值的转变,舞台、路径及结构的重构将是最为显着的特点。

  2、新焦点

  2020年是财富管理的转折之年,为应对新的市场和监管环境,财富管理与传承客户的方方面面都在改变,数量在增长,关注焦点也在发生变化。

  云大慧律师认为,针对不同的客户群体会有不同的关注点:对于第一代内地的家族企业来说,企业股权调整和优化的需求比较突出;对于已经完成境内现金资产配置的家族,可能会关注其他形态财产的规划;对于持有形态单一比如不动产的家族可能面临产业结构和资产结构的调整;对于有全球视野的家族、家庭和重资产企业面临资金风险,全球资产配置和身份规划及家庭风险防范依然是今年的重点;对于更多的家庭来说,购买保险和设立遗嘱信托可能会是比较大的需求。另外,还有一些个性化的家族会有家族治理、艺术品、珠宝等资产的配置、变现和传承安排需求等。

  “2020年的关注焦点可能会集中体现在三个方面”,韩良律师预测到,“包括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的整体解决方案的设计与制定;家族治理与家族企业治理方案的设计;境内外家族财富与传承税收筹划方案的设计。”

  易轶律师表示,疫情引发的蝴蝶效应是今年更要去关注的变化,它带来的法律风险很难预测,这对财富客户的资产安全是一个挑战,经济的短期波动可能会加重家族财富客户的投资风险与人员身份风险。作为律师,更要未雨绸缪,提前为客户做好防范。

  张钧律师阐明,2020年是一个“变”的时期,家族办公室、家族信托及家族力将会是最为重要的三个方面。家族办公室是家族财富管理整体解决方案的提供者,对此市场会给予更高的共识;家族信托是家族财富管理整体解决方案不可或缺的顶层性工具,自然人受托人信托已经进入视野,在这个方面的大胆尝试也是必然的;家族力指的是家族的生命力,对家族力的关注也是值得期待的。实践中,有远见的家族已对家族文化给予了更高的关注,对于家族宪章等更高层面的家族共同意愿也有实质性的尝试。总之,对于家族财富管理整体解决方案有实质影响的要素将会成为关注的核心。

  二、律师扮演着“架构师”的角色

  在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中,一个巨大的家族企业背后的家族可能涉及众多复杂的关系,就家族治理而言,律师在此领域扮演着重要角色。

  云大慧律师表示,家族治理涉及的内容很宽泛,包含了家族治理结构搭建、家族宪法起草、家族基金设立及运行、家族慈善信托设立及监察人出任、家族治理制度的建立及督查、家族各专门委员会的建立等等方面,这些都需要有法律理论和实践经验丰富的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的专业律师的支持。这些律师在家族治理中是基础和核心,这部分事务要求律师有较深厚的法律理论功底和对家族事务的深刻了解。

  易轶律师对律师在家族治理中扮演的角色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她觉得律师承担了一个总体的架构师的职责。财富管理过程涉及方方面面,包括家族的投资风险、身份关系的管理、财富传承方面的规划、家族接班人的培养以及全球资产配置的一些行为,而这方方面面的构架如何搭建,就需要律师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去搭建一个较为合规的法律构架。家族财富管理不仅仅是一个法律风险的管理,更是整体管理的一个过程。

  家族治理是涉及到家族成员、家族企业、家族企业高管等不同利益主体协调的非常复杂的领域。韩良律师从三个方面阐述了律师的架构职责。第一,设计家族治理架构。律师熟悉公司和企业治理架构,家族治理虽然不同于公司和企业治理,但可以借鉴公司和企业治理架构,设计适合不同家族状况的家族治理架构;第二,设计家族信托与家族治理相结合的架构。律师可以运用境内外股权信托架构设计家族治理的信托架构,通过家族信托和家族治理的有效结合达到家族财富特别是家族企业有序传承的目的;第三,起草家族宪章。律师可以帮助家族对家族文化、家族成员架构、家族财富分配等方面进行总结,以家族宪章的方式使家族成员对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的基本制度达成合意。

  张钧律师说到,家族实际上要面对复杂的内部利益相关者关系,同时也要处理好外部利益相关者关系;对于财富家族而言,如何处理好各类资产与家族的关系也是至关重要的。所以他认为家族内部实际上有“人的关系”、“权益的关系”两个考量维度,进而家族就产生了家族治理、家族所有权结构配置这两个两面一体的诉求。律师通过专业知识为家族客户进行治理结构设计、治理机制的安排,所有权、控制权、经营权及收益权的配置。

  显然,四位律师对于律师扮演“架构师”的角色是不谋而合的。

  三、财富管理与传承业务需要多方合力

  律师纵然在此领域成为不可或缺的力量,但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业务涉及的方面比较多,仅靠律师一人单打独斗是无法完成这项工作的,离不开金融机构、保险机构、信托机构等各类非律师主导的机构的通力合作。律师事务所等家族办公室与这些机构既有联系又有区别。

  云大慧律师坦言,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的律师与金融机构、保险机构和信托机构等相比有着完全不同的服务内容,是互相配合、互相支持和互相依托的关系。机构提供的是金融工具和传承工具,律师提供的是法律服务,律师侧重架构搭建、股权结构设计与管理、不动产、知识产权、艺术品、珠宝贵金属等非金融类财产的法律支持。目前各机构和律师都有着广泛的合作,一是金融机构涉及的金融法律问题需要法律专业人士支持,同时,金融机构联合包括律师在内的各方面的专业人士可以给客户提供更全面、多元、综合的服务;二是律师长期服务的家族企业和高净值客户和律师形成长期的合作和深度信任,律师服务客户时同样也需要金融工具和传承工具的支持。

  易轶律师表示,前面讲到律师的架构师身份,在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的业务办理过程中,律师负责搭好框架,做好统筹和构架,金融机构、保险机构、信托机构适时参与进来,负责添砖加瓦,为整体管理提供保障作用。律师事务所相比其他机构而言的优势主要集中在其综合性上。金融机构侧重金融资产的配置,保险机构偏重保险产品的配置,信托机构则注重整合信托产品。他们提供的这些产品和服务对于律师来说更像是金融工具,我们可以把律师当成使用工具的人。在帮助企业家或者财富人群去做财富管理的时候,律师通过配置不同的工具,帮助他们达到资产传承和保护的目的。

  韩良律师说,家族办公室主要涉及对家族财富与家族事务进行管理。家族财富管理不是律师长项,家族事务管理中除法律事务的处理,其他事务的处理也不是律师的长项,需要金融机构、保险机构、信托机构介入的配合。家族办公室的特色和竞争优势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形成,国内律师事务所在这方面尚缺乏积淀。所以目前并不主张律师事务所直接设立家族办公室,但律师可以基于委托人的信任成为家族受托人,选择最为合适的财富管理机构和家族事务服务架构为受益人从事服务。

  张钧律师对于机构间的合作配合表示赞同,他认为,当下的家族办公室能够独立提供完整服务的很少,所以只能依托于生态的力量来实现相应的服务,从这个意义上讲不同的家族办公室之间是一个能力互补的生态共生关系,总体来看相互之间未必有明显的优势而言。律师事务所的家族办公室往往是集中家族财富管理所涉及的法律(包括税务)服务资源,集中能力解决家族财富管理中非金融领域的诉求,更多关注的是治理、所有权结构等领域的整体筹划,核心专注的是家族(企业)的顶层结构设计及家族力的整体提升。总而言之,律师事务所举办的家族办公室目的并不是和金融机构争短长,争市场,最终法律机构还是要与金融机构融合到家族财富管理服务生态,共同满足家族财富管理的整体诉求。

  四、新形势下对财富管理与传承律师的新要求

  2020年,伴随着市场的全面成熟、财富管理定位与逻辑的转变、财富管理舞台的重构,家族财富管理整体解决方案已经成为家族的核心诉求,为了更好的处理新形势下的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的法律事务,律师与律师事务所也应与时俱进,接受挑战。按照目前的势头,复合型人才及优质的团队仍是律所青睐的对象。

  云大慧律师表示,当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进入到整体解决方案时代,就要求律师事务所应具有一批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涉及的包括金融法、公司法、房地产法、知识产权法律、税法、家事法律、涉外相关法律等各个法律专业的律师,同时拥有可以用英语等其他语种工作的律师,并具有一定的执业周期和执业经历,且由这部分律师组成相对稳定的专业团队,进行团队作业,因为团队拥有能够进行良好合作和不断学习交流提升的工作氛围。此外,律师事务所和团队需搭建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地域稳定的合作机构,为客户提供更广泛、全面和高质高效的法律及延伸服务。

  易轶律师认为新形势下对律师与律所的挑战无疑是“人才”二字。提供综合性服务的家族办公室对律师的知识面要求非常高,不仅要懂法律,还要熟悉经济、了解税收政策、了解保险机构和税收机构的产品的功能与功效,综合为家族企业和家族财富客户进行服务。为此,律所应该注重人才的培养与引进,寻找不同领域的尖端人才,形成团队作战。

  韩良律师认为,对于律师来说,要求律师具备为受托客户服务的信义精神。一是遵守不与客户利益相冲突的忠实义务。律师不能既为客户提供法律服务又为客户推销保险产品,这也是律师事务所同时从事家族办公室服务很难避免利益冲突的问题;二要为客户尽到勤勉的义务。对于律所而言,家族财富管理和传承法律服务是多个法律部门的结合,所以为客户提供整体解决方案涉及到境内外公司、投资、税收、家事甚至刑事等方面的法律业务,律所应该有一个各专业紧密结合的律师团队来给客户提供法律服务。

  张钧律师说,家族财富管理市场的参与者越来越多,这对财富管理市场是一件好事,但对于具体的财富管理律师而言竞争也会加剧。重新厘清定位、做到专业精深、努力融入生态、关注结构性工具、培育跨境能力这五大方向的能力建设是张律师对财富传承律师用于提升自我专业服务水平的看法。

  五、税收筹划意识更清晰

  随着中国正式进入“CRS时代”多年,以及个税、企业所得税等法律法规政策的出台与变更,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也在慢慢发生着变化。

  “这些国家政策对家族企业和高净值人士在税务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云大慧律师说到,“合法经营、依法纳税和合理规划节税,避免产生可以避免的重大税赋。同时,也对高净值人士提出全球财产配置和身份规划的新思考。”

  韩良律师认为,客户需要财富合法化、产权清晰化、财富透明化;民营企业一定要做到“家企分离”;高净值客户需要从家族整体、境内外资产配置、家族成员的身份安排等多角度统一考虑境内外家族财富的税收筹划问题。

  六、结语

  未来,中国财富管理行业仍将伴随中国经济继续保持高速增长,个性化财富管理需求也将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更加丰富,机遇与挑战并存。虽然2020年初的疫情给法律服务行业带来一定的冲击与风险,但这仅仅是一个小插曲,尤其对于财富管理与传承业务,也并不都是坏消息。对保险保障类、信托及银行存款理财等相对低风险的类固收产品,反而会被激活和放大。居安思危,在这个黑天鹅事件频发的时代,也许我们需要做的不仅仅是获得财富、积累财富,更要“武装到牙齿”,守住来之不易的财富。财富管理律师群体若能顺应时势,把握行业机会,亦能在困境中突围。


(责任编辑:家族办公室https://www.familyoffices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