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财富管理 > >正文

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的挑战与机遇展望

家族财富管理包括私人财富管理、家族(企业)顶层结构设计及家族力整体提升三个层次,而最终需要实现的一定是三个财富管理层次的打通。...
2020-02-19 12:49 · 编辑整理:家办之家   收藏(0)
   

  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的挑战与机遇展望

  一、2020年,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的发展趋势是怎样的,具有怎样的特点?

  从全球范围来看,家族财富管理的“底色”在过去2年内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日趋“透明”,迎来了一个不可能逆转的全球财富管理新时代,所以2020年将是家族财富管理的转变与重构之年。家族财富管理定位、逻辑与价值的转变,舞台、路径及结构的重构将是最为显着的特点。具体而言:

  定位的转变——打通家族财富管理的三个层次

  家族财富管理包括私人财富管理、家族(企业)顶层结构设计及家族力整体提升三个层次,而最终需要实现的一定是三个财富管理层次的打通。此前的家族财富管理更多从私人财富管理层次出发,而当下大多数家族已经达成了从家族(企业)顶层结构设计这个层次作为起点进行家族财富管理的普遍共识。

  逻辑的转变——面对全球合规的现实挑战

  从全球范围来看,制度体系已经“合围”,以时间、空间、身份的信息不对称为基础的财富管理逻辑已经无法成立,继之而来的是全球合规的挑战。全面合规将是家族财富管理的基本纪律和核心逻辑。有“合规”的要求才有真正意义上的“筹划”,“筹划”时代开启了。

  价值的转变——财富管理3.0时代的选择

  家族财富管理已经从1.0时代——定义时代,2.0时代——工具时代,发展到当下的3.0时代——生态时代;家族财富管理市场已经从市场价值、产品价值的关注,开始真正关注能力价值。这是一个正常的价值回归,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出现一些能力价值强大的“强生态”引领这个市场。在这个时代,场景将逐步替代产品。

  舞台的重构——全球配置与中岸崛起

  家族财富实际上包含了“人、财、事”三个层面在“在岸、中岸、离岸”的全球配置,随着“离岸”优势空间的直接或间接被挤压,新加坡、香港等“中岸”作为家族财富管理境外BASE的价值已日趋凸显,中岸崛起已成必然。对中国家族而言,财富管理舞台的重构所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当然挑战也是巨大的。

  路径的重构——整体解决方案的时代

  随着财富管理定位与逻辑的转变,随着财富管理舞台的重构,家族财富管理已经进入到整体解决方案的时代,路径的重构是必然的。以家族信托为代表的结构性工具及金融性工具为主导,以家族协议意愿安排为补强,以身份配置与跨境配置为平衡的家族财富管理路径选择同样也是必然的。在路径重构的过程中,家族信托的应用场景越来越丰富,作为家族财富管理顶层结构设计核心结构性工具的价值将被彻底释放。

  结构的重构——所有权结构的再布局

  在转变与重构的趋势背景下,家族(企业)所有权结构的重构是必然的。家族财富的所有权、控制权、经营权及收益权将会在全球范围的更大舞台上进行再布局。

  家族不仅关注家族财富的保护结构、控制权结构,也高度关注传承结构的安排;家族不仅关注家族层面的所有权结构,同时也关注事业主体及组织内部的所有权结构;进而,家族对于跨境的所有权结构特别的关注,这源于家族深刻意识到跨境结构是舞台转换的关键所在。

  二、在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中,一个巨大的家族企业背后的家族可能涉及众多复杂的关系,就家族治理,律师是否可以扮演重要角色,理由是什么?

  家族实际上要面对复杂的内部利益相关者关系,同时也要处理好外部利益相关者关系;对于财富家族而言,如何处理好各类资产与家族的关系也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们认为家族内部实际上有“人的关系”、“权益的关系”两个考量维度,进而家族就产生了家族治理、家族所有权结构配置这两个两面一体的诉求。

  治理结构设计、治理机制的安排,所有权、控制权、经营权及收益权的配置本身就是一个法律问题,确定的是一系列具体规则,以及形成规则的规则,而且这些确定的内容最终也要通过法律文件去固化,所以说这是律师的本质业务。当然律师是直接以法律服务机构的名义,还是以家族办公室等其他机构服务提供商的名义参与其中,则是另外一个话题。可以肯定的说,家族律师在家族治理及家族所有权结构领域的价值是其他专业人士无法替代的。

  三、相比金融机构,保险机构、信托机构等各类非律师主导的家族办公室,律师事务所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办公室的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

  无论是什么机构或基于什么基因成立的家族办公室,所做的事情理论上都应当包括金融服务和非金融服务两大类,归结起来就是法律筹划、税务筹划、财富管理及生活定制这四方面的内容,其功能价值都是围绕着这四个维度展开的。但是,当下的家族办公室能够独立提供完整服务的很少,所以只能依托于生态的力量来实现相应的服务,从这个意义上讲不同的家族办公室之间是一个能力互补的生态共生关系,总体来看相互之间未必有明显的优势而言。

  律师事务所的家族办公室往往是集中家族财富管理所涉及的法律(包括税务)服务资源,集中能力解决家族财富管理中非金融领域的诉求,更多关注的是治理、所有权结构等领域的整体筹划,核心专注的是家族(企业)的顶层结构设计及家族力的整体提升,这是其核心优势;同时,基于特定的专业优势,律师事务所的家族办公室与家族客户之间关系的粘性可能会较强,更持久,这也可以理解为一种优势。

  需要强调的是,律师事务所举办的家族办公室目的并不是和金融机构争短长,争市场,最终法律机构还是要与金融机构融合到家族财富管理服务生态,共同满足家族财富管理的整体诉求。

  四、已经进入到整体解决方案时代的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在2020年,将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专业服务能力提出哪些新的要求?

  在转变与重构的趋势背景下,家族财富管理的工具、技术处于持续更新之中,财富管理的逻辑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家族财富管理市场的参与者越来越多,这对财富管理市场是一件好事,但对于具体的财富管理律师而言竞争也会加剧。有5个方面需要考虑:

  首先要重新厘清定位。家族财富管理市场事实上已经细分为中产、高净值、超高净值等几个大的细分市场了,澄清定位至为重要。定位不清楚,肯定找不到方向,也无法作出准确的判断并匹配相应的资源。

  其次要做到专业精深。围绕自己专注的领域,依托自身基因,做深做透更有法律服务价值。将自己变的“更窄”,而不是将自己变的“更宽”。“窄就是宽”,不要什么都想做,只有这样在财富管理生态中才能更好地生存。

  第三要努力融入生态。家族财富管理服务既然已经进入到生态时代,是整体解决方案的时代,融入到“强生态”才是出路,才可以为家族提供更有价值的服务,才能给出真正能够落地的整体解决方案。

  第四要关注结构性工具。在整体解决方案中家族信托、家族基金会、家族有限合伙、家族控股公司等结构性工具的价值将彰显,对这类工具的准确把握,在境内外的有效运用,是家族律师的基本能力。

  最后要培育跨境能力。大多数家族财富管理都会涉及跨境因素,不仅是跨境筹划,而且涉及到跨境落地及执行的问题,以多种模式提升特定机构的跨境能力,这是家族财富管理的重中之重。

  五、随着中国正式进入“CRS时代”,以及个税、企业所得税的出台与变更这些变动将会给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带来哪些影响?

  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在前面也讲到了,随着境内外制度环境的变化将会给中国家族带来一系列新的挑战,进而导致家族财富管理市场的转变与重构,一定会进一步推动家族财富管理市场的发展,影响是积极的。具体简单谈几点:

  1、财富安全更为迫切。无论是境内的不合规、还是境外的不合规,最终影响的是家族财富的安全问题。处理不好,很有可能“拔出萝卜带出泥”,这是家族的不可承受之重。全面合规是中国家族财富管理的基础逻辑,这不仅是对家族的要求,也是对家族财富管理机构的要求。

  2、管理共识更易达成。如果我们把各种风险比作“狼”,从某种意义上讲财富管理市场培育的过程就是告诉家族“狼一定会来”的过程。现在“狼真的来了”,家族感受到了切实“危险”,这个时候更易体会到财富管理的价值,家族内部也更易于达成财富管理的共识,这对家族而言实际上是一个推动财富管理的重要机遇。

  3、筹划意识更加清晰。合规是必须的,这一点家族已经意识到了。那么在合规之下如何提升财富管理的效率呢?这就涉及到了筹划问题,这个时候会更加彰显筹划的价值。对于家族及财富管理机构而言,全球视野下的筹划能力变得是十分必要的。

  4、管理目标更为长远。对于家族而言,会发现总有一些走在前面的家族应对变化的能力超强,进而会逐步发现面对“变化”的关键,不是是否能够“聪明”地发现制度漏洞,而是能够更为长久的遵循制度价值,达到这样的效果必须有更长远的眼光,而且要把很多环节做实。这就意味着,很多相对有远见的家族在财富管理逻辑上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在转变与重构的背景下,家族财富管理机构如果能够抓住这几个点,提升专业能力、完善服务布局,必然会成就更大的服务价值与客户价值。

  六、2020年,在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领域服务的关注点将集中在哪些方面,理由是什么?

  2020年家族财富管理领域的关注点会很多,在“变”的时期必然会形成这样的格局。在众多关注点中我认为家族办公室、家族信托及家族力将会是最为重要的。

  家族办公室无论是作为一种服务主体,还是作为一种服务模式,在各类财富管理机构中会得到更高程度的重视,很多家族财富管理机构将会更深入地推动家族办公室的建设,更丰富地探讨家族办公室的服务模式。家族办公室才是家族财富管理整体解决方案的提供者,对此市场会给予更高的共识。

  家族信托是家族财富管理整体解决方案不可或缺的顶层性工具,N种场景下的打开是可期的,尤其是股权信托将会深刻演进,甚至在制度层面上形成事实上的突破。自然人受托人信托已经进入视野,在这个方面的大胆尝试也是必然的。同时,关于家族信托治理领域的研究,家族信托控制权边界领域的研究也会有大幅度推动,会形成一定的共识。

  家族力指的是家族的生命力,对家族力的关注也是值得期待的。实践中,有远见的家族已对家族文化给予了更高的关注,对于家族宪章等更高层面的家族共同意愿也有实质性的尝试,家族对于探讨家族四大资本的有效融合充满期待,没有家族力的整体提升,家族财富管理整体解决方案是不可能完整的。

  总之,对于家族财富管理整体解决方案有实质影响的要素将会成为关注的核心。


(责任编辑:家族办公室https://www.familyoffices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