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经济 >

未来全球经济的长期格局:中美G2

2019-05-25 10:00

  未来全球经济的长期格局:中美G2

  我们发现过去10年全球经济格局已经出现了新的变化,从传统的美日欧主导时代转向了美国和中国的G2。G2将会取代过去的G7,成为影响全球政治和经济格局最重要的两股势力。未来无论是个体的命运、企业的命运甚至是国家的命运,都将围绕中美两大经济体而发展。我们认为,中国将是二战之后,对于美国产生最大威胁的国家。中美之间的博弈也将影响全球发展新的格局。甚至今天,G2已经有了一个新创立的英文单词:Chimerica。

  中国的超级周期

  在霍华德.马克斯的《周期》一书中,他阐述了世界上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周期,有些周期很长,有些周期很短。人们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周期思维,将今天的高速发展,今天的收益率或者资产表现,进行线性外推。

  可以说过去30年就是中国经济的超级周期,这个超级周期源于天时地利人和。改革开放带来了全面的生产效率释放,同时因为中国巨大的人口红利,这些人即是消费者,又是廉价的劳动力,帮助中国获得了强大的海外技术。无论是优秀的汽车,家电,还是电子产品公司,他们都要进入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潜在市场。作为进入市场的交换,他们需要成立合资企业,出让一部分自己的技术。这都为之后中国制造业的崛起奠定了基石。同时,伴随着中国进入WTO,正好又叠加了美国家庭消费的加杠杆初期。美国消费泡沫在一开始拉动了中国的出口力,大幅推动GDP的增长。而更强劲的出口,带来了更多的产能扩张需求,又推动了国内大量基础建设和原材料需求。整个周期,互相反馈,成就了这个伟大的时代。

  当然最伟大的部分,还是来自于中国房地产的超级周期。可以说过去20年绝大多数中国人家庭财富的增长来自于房地产,而中国各个区域的发展也源于土地的销售。1993年朱镕基总理出台了具有革命性的分税制度改革。那么,为什么分税制对中国经济的发展这么重要呢?因为有了它,中央与地方才在分权与集权的循环中实现了激励的一致性。这是确保中国这个大国实现可调控节奏的经济增长的基本机制。在这个制度下,地方政府的收入可以重新投入到更多的基础建设和公共设施,不需要上交中央。这推动了上海,深圳这些大城市的快速发展。而随着基本面改善,又回过来推动土地价格上涨。这让中国地方政府成为全球最有钱的政府,中国的城市基础建设要大大超越了其他国家,实现了每年变化一番的景象。

  房地产的超级周期,带来了国民财富的巨大增长,也带来了国家财富的巨大增长。地方政府每年通过慢慢卖地,获得了巨大的收入,这些收入再投入到各种城市建设中去。这也是为什么当我去许多国家时,思考为什么每年来他们政府都那么穷。因为这些地方都是土地私有化,政府哪里有钱像中国政府一样修地铁,造大桥。我们家后面的小路每两年大修一次,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每次修都会贡献一部分GDP吧。下图是中国2000到2016年的人均GDP,在16年的时间中增长超过5倍。事实上,过去20年中国的人均GDP增速是全球最快的。以这么大的体量,保持如此快的增长,真的是一个奇迹。

  中国的超级周期带来了无数红利,但我个人认为,带来的最大红利是:Chinese Dream! 这点和美国梦完全一致,无论你是什么出身,通过自己的努力,都能改变自己的社会阶级。过去20年,无数农村出来的人,通过高考,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大城市获得了成功。我工作中接触的大量基金经理,许多都是来自于农村,通过努力考上了清华北大,又通过努力当上了明星基金经理,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所以人们会相信目前的痛苦,困难都是暂时的,未来一定会更好。事实上,过去20年,大部分人的收入增长了10倍。1997年出国前,一个大学生的基本工资在500左右,今天大学生的基本工资到了5000-6000,。许多行业工作几年后就能提高到1万。许多人10年前,买房子的杠杆很足,但是今天通过收入提高,房价提升,感觉没任何压力了。更有许多人,从二三四线城市来到大城市,吃苦打工,就是为了他们的Chinese Dream。这种感觉和我父母去美国一样,虽然一开始辛苦一些,但通过自己努力,社会的红利,几年后还是能立足于这个社会,过上小康的生活。

  当一个国家,拥有Dream,大家都相信自己能改变出身,改变social status,这是一种极大的价值。这也是美国远远强于欧洲,日本的根本原因。因为美国人民相信梦想,相信自己能改变家庭,甚至改变世界。

未来全球经济的长期格局:中美G2

  美国面临二战之后最大的竞争对手

  中国国力的崛起,让美国面临过去从来没用过的威胁。从全球经济的角度出发,一个国家的整体GDP水平,代表了其“国力”。二战之后我们基本上保持全球国力老大的位置。虽然中间出现过前苏联和日本两个竞争对手,但都无法真正对美国产生威胁。比如日本,长期以来一直在军事和经济上依附于美国,无法根本撼动美国的地位。我们再看看前苏联,1987年前苏联和美国一年的贸易额只有20亿美元,今天美国和中国一天的贸易额就有20亿美元。可以说,美国和中国处于一个十分微妙的关系。中国对于美国的威胁逐步加大,但两者又互相离不开。

  从全球经济的结构来看,过去100年基本上是“发达国家轮流坐庄”。在后工业革命时代,发达国家通过专业化分工,迅速带动了其科技和劳动生产效率,并且向全球输出了最完善的政治制度以及他们的语言和货币。今天,英语是全世界最主要的官方语言,美元也是全世界各大行业的主要储备货币。

  很长一段时间,新兴市场在全球经济的地位都是无足轻重的。直到1990年开始出现了大幅上升,那一年日本经济将见到未来30年的大顶,而中国经济的城镇化开始正式推进。进入2000年后,新兴市场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在加速上升。我们看到全球经济新增的一部分主要来自新兴市场的中国。

  2000年全球基础建设投资有60%来自发达经济体,到了今天这个数字有70%来自新兴市场。今天全球超过50%的铜需求来自中国。今天对比2000年,新兴市场无论是上游资源品的需求,固定资产投资比例,美元储备,经济增长比例,债务比例以及股票市场市值比例都出现了大幅增长。特别是全球经济增量部分,今天有62%来自新兴市场,而2000年是26%。

  进入千禧年后,全球经济和政治地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中国加入WTO后,正好迎来一次全球化分配的红利。从改革开放20年沉淀下来的劳动力红利、劳动效率红利、物流设施、低端制造业能力等因素飞速发展,让中国变成了一个世界工厂。这个世界工厂同时依托着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全世界从来没有一个人口数量如此众多,却又如此有效率的国家。这些人既是消费者,又是廉价劳动力。而2000年之后又遇到了美国家庭消费的加杠杆周期,美国人的消费泡沫也帮助中国大幅推动GDP增长。更强劲的出口,带来了更多的产能扩张需求,又推动了国内大量基础建设和原材料周期。整个周期,互相反馈,成就了这个伟大的时代。下图我们看到,中国经济增长对全球的贡献,从2000年的7%增长到今天的30%;中国的外汇储备从2000年的9%增长到今天的30%;中国的资本市场市值占比,也从2000年的1%增长到今天的7%。

  全球经济地位的比重,并不是一个没有输家的游戏。有人市场份额提高,就会有人市场份额缩减。发达国家中,最大的输家是欧洲。体制的僵化,人口老龄化,过度开放的移民政策,制造业的空心化等等。导致欧洲在2000年之后的全球分配中,市场份额大幅下降。我们看到2000年欧洲占全球经济增长25%,今天这个比重只有13%。基础建设投资占比从18%下降到了8%,外汇占比从19%下降到了7%。股票市值占比从17%下降到了10%。

  我们再看看美国。相比欧洲,美国依然保持了很强大的竞争力,特别是其在金融行业的定价权,货币体系的铸币权,让美国在金融危机之后,拉大了和欧洲以及日本的差距。然后,由于新兴市场国家更加快速的增长,美国在全球经济体的“相对市场份额”依然出现下滑。比如原油消化从31%下降到26%,增长占比从30%下降到了20%,出口占比从19%下降到了13%。不过股票市值占比反而从49%上市到了51%,这也是美国竞争力最强大的地方。

  全球经济进入G2时代

  相比于过去,今天的全球经济正在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G2。中国和美国会在未来许多年,领导着全球经济的走向。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我们先理解经济总量的构成和影响因素。

  经济的总量是由工作小时数和单位小时输出组成的。所以长期经济增长主要由一些基本面因素决定,包括人口和劳动生产效率。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其未来经济的发展将由人口和劳动生产效率决定。具体来看,影响一个国家经济增长的,在以下几个方面:

  人口结构的变化。比如过去20年中国的城镇化,农村人口结构变少,城市人口结构变多。比如拉美人口向美国的移民。

  就业市场的质量。比如劳动参与度,合同工和临时工的比例,失业率等。

  工作意愿。比如通过工作能获得较大的利润,大家工作动力就很强。其实并非所有国家,工作意愿都是很强的。在一些社会主义国家或者高福利国家,工作获得的利润和不工作差别不大,工作动力就不足。

  教育水平。比如美国教育水平的恶化,将导致未来工人的收入出现下滑。

  科技力。科技创新带来了旧行业的毁灭,新行业的诞生。新科技也能代替人力。

  自动化水平。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因素,一方面自动化会代替人工,提高效率;另一方面也会导致就业率的下滑。

  全球化水平。全球化带来了分工的优化,从国家层面出发,提高整体的效率分工。比如中国在过去30年成为了世界工厂,但是背后也带来了美国就业岗位的丢失。

  长期来看,全球的人口已经进入了负增长区间,无论是美国、中国、日本还是欧洲。人口老龄化对于各个国家都是比较严峻的考验。那么人口因素之外,我们需要去看看劳动效率的提高。

  我们看到欧洲和日本的社会固化以及高福利机制,导致他们的工作意愿很低。工作多获得的并不比工作少的人多,大家努力工作,推动社会进步的意愿就很低。我们在看后面的拉美、俄罗斯、巴西以及印度等国家。这些国家的整体生产效率偏低。无论是科技水平、教育水平还是自动率。

  相比而言,全球有效人口保持高位,并且劳动生产效率还在提高的就是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国家都相信:Dream。相信通过努力能改变你的出生,相信努力付出会有回报。而且有意思的是,中国和美国整体的市场化程度都是比较高。相比其他新兴市场的巴西、印度等,中国是市场化程度很高的新兴市场国家。而美国的市场化程度也比欧洲和日本等发达国家更高。

  过去几十年,美国经济占全球比重出现下滑。我们看到1980年以来,美国经济的占比从27%下滑到了21.3%。虽然依然是全球经济第一大国,但是和中国目前的17.9%相比已经差距不大。同时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过去40年能和美国保持如此小的差距。比如日本在其最鼎盛的1990年,经济占比也只有12.2%,远远低于美国当初的26.8%。欧洲,作为一个群体一度和美国很接近,但这个群体今天占全球经济比重也只有16.4%,还不如中国一个国家。

  1980年以来,新兴市场内部的高增长也是来自中国以及其周边的亚洲国家。比如印度在全球经济的占比从1980年的2.4%增长到了今天的5.7%,印度尼西亚从0.8%上升到了2.2%。作为一个群体,他们叫做剔除中国以外的亚洲新兴国家(EM Asia ex-China)。同期,拉美经济占比从80年代的8.3%下降到了7.8%,俄罗斯从4%下降到了2.9%。东欧从7.8%下降到了6.4%。

  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中国都将成为唯一能和美国抗衡的国家。

  反应到产业和公司层面,我们看到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市值最大的前100家公司中,只有来自美国和中国的企业数量在增加。传统的发达国家日本和欧洲的大型企业,都在逐步退出历史舞台。今天我们说全球市值最大的企业,除了美国的苹果、微软、以及FANG,还有中国的阿里巴巴和腾讯等。我们看到全球最赚钱(单纯从利润体量的角度看)前15家公司中,绝大多数是美国和中国的企业!中国在软硬科技,消费品,制造业等产业都不输给美国。

  我们再看看全球市值最大的前100家公司排名变化,发现2009年之后只有美国和中国是取得大幅增长的。美国在全球市值最大公司中的总市值从2009年 3.8万亿美元上升到了2018奶奶的12.187万亿。中国企业的全球市值前100从1万亿美元上升到了2.8万亿。相比之下,欧洲企业价值仅仅从2.2万亿上升到了3.3万亿美元。从数量来看,美国企业在全球市值前100的数量也从2009年42家上升到了2018年的54家,中国企业从2009年的9家,上升到了2018年的12家。欧洲企业却从2009年的31家下跌到了2018年的23家。

  总结而言,我们需要理解全球经济格局已经发展到了今天的G2,Chimerica。中美经济体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领导全球经济和政治的走势。当你理解了这个事实,就能更好明白今天已经在发生以及未来还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们也有信心,中美两大国会带领全球经济进入持续发展的阶段。而连接中美,打通中美经济的各个环节,会成为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体,未来最有价值的产业。

  一些个人思考,希望给大家带来帮助。


(责任编辑:家族办公室http://www.familyofficeschina.com/)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