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中国家族办公室的软肋

2017-12-15 20:43

  中国家族办公室的“软肋”

  管好企业家及高净值人群的财富是家族办公室的责任。要管好让企业家都头疼的财富管理,家族办公室显然得手握金刚钻。从全球家族企业的成本支出及资产回报来看,并不乐观,更遑论刚刚起步的国内家族财富管理机构。

  家族办公室的概念来源于欧美。1882年,美国资本家约翰·D·洛克菲勒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家族办公室。

  根据美国家族办公室协会的定义,家族办公室是“专为超级富有的家庭提供全方位财富管理和家族服务,以使其资产的长期发展,符合家族的预期和期望,并使其资产能够顺利地进行跨代传承和保值增值的机构。”

  对国内大众来说,这一概念还比较陌生,加之国内企业家大多对自己个人财富的管理分配讳莫如深,因此国内大众对家族办公室几乎一无所知。

  但事实上,国内雇佣家族办公室的企业家大有人在。2015年,马云的好友兼阿里巴巴核心创始人蔡崇信就在香港设立了家族办公室,管理着马云的部分财富和蔡崇信自己80亿美元财富的大部分。而王思聪的普思资本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王健林的家族办公室。

中国家族办公室的“软肋”

  “近两三年来,家族办公室在国内逐渐盛行起来,目前国内的家族办公室或类似机构已有近200家。”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高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国内家族办公室的兴起原因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家族财富与企业资本的分离,这主要是通过企业的上市、并购产生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做股份减持后,会创造出大量金融资产。

  二是家族企业的出售,由于多数下一代不愿接班或者没有能力驾驭传统产业,越来越多的中国民营企业家选择把控股股权卖掉,把家族企业变现,产生巨量可投资的资产,需要进行系统管理。

  三是家族财富的传承。家族二代往往接受了很好的教育,很多人的专业是金融,但他们不见得对实业有特别大的兴趣,但很希望在资本运作、财富管理上有所作为。

  除上述原因外,近一两年某些行业的不景气也间接催生了国内家族办公室的崛起,“高净值人群很多从事传统制造业,随着经济结构转型,这些行业的回报率正在下滑。”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全权委托投资业务高级投资董事李富军表示,在其所在公司服务过的高净值客户中,很多来自传统钢铁和煤炭行业,一旦资产回报率降到5%以下,就宁愿把钱转出来做投资。

  根据惠裕全球家族智库2017年发布的《中国本土家族办公室服务竞争力报告》,国内本土家族办公室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67%的家族办公室成立于2011年~2016年,半数以上成立于在2015年~2016年。

  企业家的“大管家”

  “家族办公室的介入,是与企业的发展息息相关的。”李富军表示,一个家族办公室的标准介入流程可大致分为企业初创、规模以上企业、企业传承、经营企业之外的需求出现、家族办公室介入、家族办公室与企业融合6个阶段,其中在最后两个阶段,家族办公室与其他服务机构一样,独立于企业之外,仅为企业家的其他业务和投资提供服务。

  且随着家族办公室越来越全面地对接财富管理、消费、税务管理、慈善资金、信托业务,家族办公室和企业的关系也将越来越紧密融合。

  据《中国本土家族办公室服务竞争力报告》显示,目前国内家族办公室提供的服务主要集中在现金管理、法律服务、信托服务等方面。

  在现有的家族办公室中,信托公司背景的家族办公室比例最高,占到39%,商业银行和律师背景的各占25%,企业家背景的占21%。“虽然粗看之下家族办公室有些类似家族信托,但却是家族信托的升级版。”高皓表示,家族办公室分为单家族办公室和多家族办公室,前者为一对一服务,后者为一对多。

  国外资产规模在1000万到3000万美元之间的富豪一般选择多家族办公室,3000万美元以上的则选择单家族办公室。而在国内,单家族办公室服务人群对资产要求在3亿元以上,多家族办公室服务人群则为千万元资产以上。

  作为企业家的幕后“大管家”,家族办公室提供的服务当然也是全方位和个性化的。

  首先最重要的就是企业家的个人投资和财富管理,家族办公室需要帮助超高净值的财富在企业家家族几代人之间顺利完成传承;其次是风险管理,包括法律合规方面的服务,为企业家提供专业的法律意见;第三是为企业家的个人资产提供专业的分析和报告;最后,就连企业家的个人合法爱好也要得到满足。

  “比如,有的客户喜欢买房子,家族办公室就要帮忙联系全球的房产经纪人进行对接,如果客户有买私人飞机、游艇的需求也可满足,这些都是非常个性化的需求,可以说,家族办公室对超净值人群的服务实现了全面的覆盖,”李富军表示。

 

  管理的“软肋”

  近年来,国内众多民企已进入“企二代”接班阶段,第一代企业家们的个人财富也亟需顺利传承,旺盛的市场需求促使很多机构进入家族办公室行业。

  目前而言,国内进军家族办公室行业的主要有三类机构,一种是银行提供的私人银行服务,一种是信托公司提供的家族信托服务,还有一种就是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的家族办公室服务。

  与此同时,很多入局者只看到了这个行业未来巨大的潜力,却对已经出现的一些隐患“视而不见”。

  英国康顿财富(Campden Wealth)和瑞士瑞银集团联合发布的《全球家族办公室报告》调查了全球37个国家的超过224个家族办公室,每个家族办公室的平均资产为8.06亿美元。

  报告显示,由于企业家财富面临保值增值的压力日益增大,家族办公室在近几年愈发开始追求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策略。

  这一趋势不仅体现在投资意图上,比如遵循保守型投资策略的家族办公室所占的比例已经从26%下降到了21%,也体现在投资组合的构建上,如逐渐转向风险更高的资产类别。

  但家族办公室对风险的管理大多只能在投资程序上实施内部监控,缺乏投资管理人或专业顾问提供的外部监控,导致家族办公室的抗风险能力欠缺。

  此外,家族办公室的成本增加和回报率增长放缓的问题也开始显现。自2015年开始,家族办公室的年均成本上升比例从15%升至了目前的24%。而虽然如中国等新兴财富市场的家族办公室回报率增幅从4.1%上升至了4.9%,但从全球范围看,家族办公室的回报率却从8.5%下降到了6.1%。

  “与欧美等成熟市场相比,国内的家族办公室行业还存在一个人才储备的瓶颈问题。”高皓表示,从欧美家族办公室的运作实践来看,对人才素质的要求非常苛刻,通常一个配备比较完整的单一家族办公室需要一位首席执行官、一位首席投资官、一位首席财务官、一位首席法务官,至少两位投资分析师、四位会计师、一位审计师和五位行政管理人员,但在国内想要满足这一要求的难度颇高。

  而且家族办公室只掌握企业家的一部分资产,在管理这一部分资产的过程中,运营模式及治理结构怎么设计,人员招聘的标准,遴选、评估、约束、激励的机制怎样来确立、IT系统怎样来构建等,这都需要掌握一整套知识,“对中国家族办公室来讲,还是要研究清楚,谋定而后动,才是更好的选择。”

  本刊记者 彭洋

 

 

 

 


(责任编辑:家族办公室http://www.familyofficeschina.com/)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