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家族办公室专访文娱产业势头正劲乾元资本梁霄

2017-12-20 10:17

  《家族办公室》专访丨文娱产业势头正劲,乾元资本梁霄镶谈玄妙

  2017年,整个文化娱乐行业大有燎原之势,不过在资本和市场的引领下,文娱产业潜在的发展价值和商业价值仍待充分挖掘。总体来看,转型升级的广度、深度以及影响力还有待加强,转型升级工作仍需持续向纵深推进,而家族资本如何在发展浪潮中把握时机,也成为了备受业界关注的话题。惠誉《家族办公室》记者围绕相关话题采访了乾元资本创始合伙人、中国母基金联盟副秘书长梁霄,深入探讨了四个方面的问题。

《家族办公室》专访丨文娱产业势头正劲,乾元资本梁霄镶谈玄妙

  2017年,文娱产业大有燎原之势。文化产业、泛娱乐等概念越来越广为人知,以IP为核心的自媒体、网络直播、动漫制作发行等多个传统文娱行业加速融合发展,文娱产业的迅速发展,让投资者看到了其光明的前景,吸引了众多资本巨头的入局。

  据德勤《中国文化娱乐产业前瞻》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文娱产业规模为3500亿元,到2020年总体规模有望达1万亿元。据中国文化产业投融资数据平台统计,截至2017年上半年,文娱产业融资数据为410起,涉及资金规模616.58亿元。

  2016年,文娱行业共有24家独角兽企业,总估值358亿美元,增幅达159.4%。国内文娱产业投资事广泛分布于媒体、影视、体育、动漫、综合文娱等行业,且获投率仍在增长。由此可见,无论是国家政策、消费者需求升级还是经济结构的转型方向,从每一个层面观察,文化娱乐产业都已经站在了风口,正在起飞。

  从目前取得的一系列成绩来看,整个文化娱乐行业都有了新面貌和新气象,但推动文化娱乐行业转型升级是一场「持久战」。在资本和市场的引领下,文娱产业潜在的发展价值和商业价值仍待充分挖掘。总体来看,转型升级的广度、深度以及影响力还有待加强,转型升级工作仍需持续向纵深推进,而家族资本如何在发展浪潮中把握时机,也成为了备受业界关注的话题。

  对此,惠誉《家族办公室》记者就泛娱乐围绕家族资本的问题采访了新锐文化基金投资人:中国母基金联盟副秘书长,乾元资本创始合伙人梁霄,以下为对话内容精选。

  泛娱乐投资呈现在资本市场的主要投资形态和竞争格局是怎样的,它经历了几个阶段?

  梁霄:泛娱乐投资的投资形态,最主要的形态是股权投资和项目投资,金融路径包括了权益类融资、银行贷款、发行债券、信托产品,还有文化类众筹。项目投资更多还是行业内公司作为主营、主控或者参投的业务驱动的投资方式,也有一些个人资金和行业外资金进入。对于投资机构来讲,包括乾元资本在内,我们也尝试通过项目投资基金的形式参与到一些优秀的影视剧、演唱会和音乐节的项目投资里,为此我们发起了「星乾元基金」。这种项目投资有同股同权的,也有固定回报的债券类的方式。有些个人和新进入行业的机构资金近几年开始热衷于投资项目,其最关键的节点是在于能否具有在行业内获得一手的核心投资份额的资源与能力。

  从股权投资的投资的主体来看,大概有VC、PE私募股权机构投资、文娱上市公司多元业态投资、互联网巨头的生态型投资。

  第一类,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就是以乾元资本为代表的泛娱乐新锐投资机构,已经投资了金色传媒、耀客传媒、麦爱文化、互动视界等优质的文娱公司;第二类,一些文化类上市公司多设有投资部,如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华策影视、昆仑万维、互动娱乐等上市公司,立足影视、动漫、游戏等主营业务的同时,向外扩张业务,并在业务协同和增值开发过程中打造多元业态;第三类,以阿里、腾讯、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公司,近三年在泛娱乐领域的布局愈加频繁,共同背景是泛娱乐产业维持高热状态,受众文娱消费和购买力增强的基础上,泛娱乐产业将成为下一波生态入口。

  普遍共识是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2009年至2012年,启蒙期,起源于创业板设立与示范效应,以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为代表的民营企业上市。第二个阶段,2013年至2015年,高潮期,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兴起,创业板和传媒牛市共振,大量资本涌入文化产业,产业资本模式不断创新,资本套利层出不穷。第三个阶段,2016年至今,低迷期,史上最严监管出台,禁止影视游戏跨界并购,资本趋于理性。产业热,一级市场热;监管严,二级市场冷。

  家族客户在泛文化娱乐投资方向上的主要诉求和特点,更关注产业的协同还是资本逐利?

  梁霄:我个人的观察和体会是这样几方面,第一是转型布局,第二是产业协同,第三是资本逐利,另外,第四点完全是二代接班人的主观意识、资源和能力。基本上这几点是都有的。比如在之前讲到的娱乐+地产和+消费方面,其实就是有助力原来在地产或消费品的领域的家族企业获得新驱动力的一个很好的结合点。文化旅游已经成为一些省份和区域的新方向。

  家族企业的一些资产配置不及仅仅是在投资于资产本身的增值,也是在投资于可以延展和协同自身主营业务的能力,比如音乐节IP+地产的模式,就是以新的文化和旅游IP结合文旅地产,打造有内容的文旅业态。打造更有内容的住宅与商业,让人们有好房子住的同时,提供更丰富的文化娱乐内容和精神层次的消费。

  家族资本还体现在一些传统行业向新兴行业转型上,文化娱乐、新能源、大健康等新兴产业都是大家关注的。我们观察到一些创一代的企业家为了帮助下一代接班,以及帮助他们去接手更适合二代企业家的时代和经营基因的业务领域上,都开始做布局。他们的原话类似是,文化娱乐领域很多是属于年轻人的,未来他们的所关注的、能够有热情作为事业投入的、以及有思考、有能力做好的,也是这个领域。很多传统行业的一代和二代企业家,通过家族资本直投、做家族母基金、或者参与作为专业的文化娱乐基金管理人的LP,来获得进入这个领域的探路石。

  在中国泛娱乐投资的成功主要依赖模式创新还是内容创新,新产业链的形成和家族间并购上市潮的预期是怎样的?

  梁霄:文娱产业中的模式创新和内容创新都有,文娱产业可以和其他产业跨界结合形成新生业态,比如和商业地产或旅游景区升级结合形成新的商业模式;比如实景娱乐与品牌营销的结合就是一种新模式,而带给实景娱乐本身的IP就是依靠内容创新。乾元资本通过2017年的投资实践,我们的投资逻辑已经从1.0到2.0升级过程中。我们之前1.0投资逻辑是在围绕优质的IP内容的生成和运营能力的团队在投资,这一点我们还会继续投资,这是行业源头;我们相信内容创新者还会继续给我们带来惊喜、持续推高和扩大这个市场和想象空间;而在2.0投资逻辑阶段就是同时开始做「娱乐+」的布局,最重要的就是娱乐+消费,和娱乐+文旅地产。

  说到并购整合,泛娱乐这个领域里还存在的一个现象就是一些在产业链某环节做的非常头部和极致的企业依然会遇到持续盈利模式的问题,打通产业链需要靠资本的串联和整合。这期间家族资本也是重要的资本力量。无论是行业内的家族企业还是传统转型的其他行业的家族资本,都有一定的动力以产业链整合的方式切入到这个领域里,并具有足够的资本运作实力和经验去快速完成资本化。这一点我们作为专业的行业内的投资机构,也与不少的上市公司、家族企业建立了联系,为家族资本提供优秀的资产和行业内的能力。对于不同的资本合作方,我们都会量身定制去分析和打磨独特的投资逻辑,并和他们一起深入到这个领域中去挖掘和经营。这一点上乾元资本做深、做专精的特点会被发挥的淋漓尽致,也得到了不少家族企业的信任和认可。

  是否可以说,泛娱乐投资是创二代们在把持着市场,不仅是娱乐基金的掌舵者,家族中的二代参与性也非常强?

  梁霄:不能完全说创二代把持着市场。但我们可以看到家族二代在泛娱乐投资中具有很强的参与性。能够取得成功的关键还是依托他们对于市场的敏锐的观察,和对行业的深入了解。我们可以说,通过父辈的光环或者家族企业的资源和资金平台,使得他们更容易去进入到文化娱乐的这个明星璀璨的圈层,在获取信息、人脉方面会有得天独厚的先发优势。但是是否选择在泛娱乐进行投资以及能够把握好这个行业的投资逻辑,还是要有自己专业的判断。所以说,这个行业的投资机构里,有部分是相关行业或者具有转型诉求的家族企业,但是也有互联网平台和专业的VC/PE机构参与其中。大家具有不同的资源,有时候是相互补充、共同合作的。


(责任编辑:家族办公室http://www.familyofficeschina.com/)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