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思脉家源宋海刚:要做陪伴式的家族办公室

2019-11-30 10:48

  思脉家源宋海刚:要做陪伴式的家族办公室

  二代开始有自己的事业,不一定和家族有产业的连接,在家族传承过程中,精神最后会达到殊途同归。

  对于二代们来说,他们大都已经超越了财富自由,更重要的是寻找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是什么。

  在11月26日,惠裕全球家族智库(FOTT)主办的“FO向前的锤炼与修养—惠裕望族进化路”2019年会家族会客厅环节,惠裕全球家族智库联合创始人李思超,安永私人客户服务业务合伙人陈楚凡女士,思脉家源家族办公室创始合伙人宋海刚先生,周氏家族二代王君正先生,芳晟股权投资基金于淼女士,1003女子马球俱乐部创始人罗斌女士上场,就《继创者的下一个赛点》展开讨论。

  1、把热爱变成事业,各有各精彩

  中国家族传承历史上到了关键的节点,一代要向二代传承企业、精神。但是我们会发现一二代传承过程中,二代很多选择自己的另外一条道路,不单成为一个继承者,也非常想成为一个继创者。

  罗斌,去年的时候,把她的爱好马球变成毕生的事业,组建了中国第一支女子马球队,带着自己球队在国际上比赛,成立了世界第一个女性马球俱乐部,把复兴中国马球文化变成了她的使命。

  于淼,去年正式接管家里的家族办公室,作为芳晟股权家族办公室的总裁,为了用她拥有的平台帮助身边的人,帮助同事,帮助遇见的每一个人活出自己最好的状态。她经历经探索,从原来以资产管理为主的家族办公室的运营,到现在更有方向更专项的教育、影响力和数字经济的未来趋势去做资产和财富的管理,并把这作为自己毕生的一个事业。

  宋海刚,作为思脉家源创始人之一,致力于做影响力投资,进行公益和投资并举的事业,更多在绿色、健康领域的投资。他认为,做家族这块是需求驱动,从投资企业切入。影响力投资很自然和家族传承结合在一起,好多投资人也是家族的出资人,自然有需求。

  王君正,周氏家族二代,曾经是被服务对象,现在却往服务角度做转型。他大概四年前开始致力于自己家族转型,家族原来是相对比较传统的房地产企业,却往教育方面做了大的跨步,相当于二次创业,并且在整个家族下做的很成功,完成这个事情之后,他也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点。

  2、先创再继,在父辈面前证明自己

  罗斌表示,继创者先创再继,这是最好的顺序。二代创业有一个点容易放弃,但是一旦打破一个点,开启阀门的时候,二代更加坚韧,二代创业站在高的高度和格局会比没有高起点的人更高,坚持下去有更好的成就。所以,罗斌认为,不管家里面是什么样的情况,一定把自己归零,才能体验到团队、周围,才需要很强的共情能力,共情能力是二代缺乏的点。一开始不要继续家业,一定要创业,忘掉自己的家族、身份,继承家业的时候说顺道给你管一下家业。

  于淼认为,不管是创业还是继承,都要找到了自己的热爱,从事着他自己擅长的事情,构建了这个世界。“找到自己内心的热爱,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只有带着非常强的内在的驱动力,才可以发展去影响。这样会有身边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和你相遇。在这条路上越走越顺。”

  从创业开始真正体会到父辈作为创业的艰辛和不容易。家族的传承,不仅是财富传承,自己在创业过程中对家族的愿景,对于家族事业起飞过程中遇到的困境有一个深刻了解。

  “我自己创业,这几年变化很大,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的事业在一个不可能的领域里杀出了血路。不用看爸爸投钱,短短一年时间里,让1003在全世界做出了影响力,公司估值过亿。马球往精英教育调整,我们不希望二代只是继承财富,还需要继承家族的文化、精神,以及在马球上的坚持、坚韧。”罗斌说

  王君正经历先创业又继承的过程,他表示,创业过程中虽然做的不够好,确实让他学到了很多东西,获得了一定认可。对于二代来讲,需要自我认可,整个过程中面临的环境是压抑的,因为父辈强势,他们很成功,没有办法否认他们的强势和成功。在这个基础上,你有非常强烈的证明自己的需求。另一方面,二代有很强烈的需求,需要被父母认可,还有社会认可。

  “父辈对我们自己成长的过程也是有影响和改变的。在创业的过程中,最大的收获和体会就是当我真的面临在父辈面前证明自己和别人面前证明自己的角色中,我更希望在别人面前证明自己。我们一定程度上完成了在父辈面前证明自己的课题,向父母输出了观念、理解、视角,和父辈传输的东西融合在一起,成了新的价值文化。”

  “每一个二代,别人都会想你的认知是自己的认知还是父辈的认知,首先是让别人接纳作为个体的价值。创业一方面获得自我认可,没有任何父辈的关注,也没有花他一分钱,一年为公司赚几千万的时候,我其实还是有一定价值的。我再做继承的事情,我内心是心安的。”王君正深有体会。

  3、陪伴和教练,协调两代的关系

  一代和二代之间的认同与被认同,二代价值感的展示是传承过程中非常困扰、办法解决问题的痛点。

  正如陈楚凡在会客厅所提到的,一代有一代的想法,二代有二代想法。二代讲的是先创后继,创是最主要的,继是顺手做的。但一代不会这么想,想传下去有人继,这是最重要的。这个顺序,两代人摆放位置可能不一样,怎么能够协调两者的关系?

  “中国的传承没有那么简单,家族传承在中国是很复杂的。我们在过程当中,自己在当中构筑了自己的体系。我们会发现,在中国做家族传承的一个现象,很多学海外的,自然认为家族传承是子承父业,更多未来在中国的国情下家族传承应是创业式传承,而不是子承父业。对于继创者来说,他需要的能力是非常综合的能力,它有巨大的痛点。”思脉家源创始人宋海刚说。

  “目前继创者大部分不缺教育,有很好的海外留学背景,各种商学院上完了,知识、见识、胆识都有,但是缺实践。我们过来人,有些东西看得更远,我们也是创业者过来,我们踩了很多坑。在这个过程中需要理论的重要,是件很重要,实践中老是微观层面做事情,看不到远方,看不到最终的点在哪里,可能会走弯路。”

  有趣的是,为了解决这个痛点,作为一个继创者,宋海刚的思脉家源提出了“陪伴式的家族办公室”的口号,开发了陪伴服务体系和教练服务体系,一是解决代际沟通问题,二是解决二代自己能力提升问题。

  二代开始有自己的事业,不一定和家族有产业的连接,在家族传承过程中,精神最后会达到殊途同归。


(责任编辑:家族办公室http://www.familyofficeschina.com/)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